笔趣阁 > 我真的想回归啊 > 番外:林清雪与寒落(上)
    漆黑的夜空划过一道亮光,一块“陨石”,拖着焰尾,砸落在荒郊。

    一名十几岁的少年,从河里钻出,甩了甩头发上的水,眸中满是失望,穿好摆放在岸边的衣服后,便打算回家。

    “再不回去,要被小姨打屁股了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呢喃一声,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传言这条河中有编号00000的邪物,这只邪物迄今为止只出现过一次,是最早出现在地球上的邪物。

    它弱小,但拥有一个能力:可以让人百分百将其融合成功。

    少年来此,正是为了寻找这只邪物。

    爸爸、妈妈和小姨,都是天才,他却没有任何修炼的天赋……不,或许是有的,只是那一天,他被邪物所伤,再也无法修炼。

    少年甩了甩脑袋,抛却脑海中的这个想法,即使再来无数次,他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……即使失去生命,救下小姨这件事,他也绝不后悔。

    少年重打精神,加快了脚步,这里位置十分偏僻,一般不会有人前来,不过网约车例外。

    少年掏出手机看了看,显示司机预计还有十分钟抵达路口。

    他小跑起来,目光却是突然被一抹火光吸引,浓烟与大火中,一名身形纤柔、肌肤雪白的的少女,缓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不着寸缕,衣服似乎在大火中烧毁,但诡异的是,她的身上,却没有任何焦黑的痕迹,完美无瑕的如同白玉。

    少年不由看的呆了,直至少女来到他面前,他才终于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这是他见过,最漂亮的人……

    小姨也比不上她。

    “喂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叫寒落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叫林清雪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萧瑟的夜风中,寒落用手臂遮挡着自己,他全身上下只有一条内裤,至于衣服……在刚刚被林清雪扒光了。

    林清雪穿着略显肥大的衣裳,站在路边,满眼都是好奇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路好奇怪呀~”

    “咦,那种发光会跑的物体是什么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寒落忍不住回了一句,“那是汽车。”

    网约车,到了。

    寒落与林清雪上了车,司机目光略显疑惑的看了他们一眼,然后便目不斜视的开车……这些年做网约车司机,他总结出了几条规律:

    1.别人的事情少管;

    2.情侣的事情少管;

    3.小孩子的事情少管。

    别人的小孩子谈恋爱,这种事情是万万不能管的。

    寒落回到了家,屋内依旧亮着灯,尽管他已经足够轻手轻脚的开门,但还是第一时间被小姨发现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,迎接他的,是一道充满怒火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寒、落!”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你去哪……”

    林娜的声音戛然而止,她愣愣的望着门口光溜溜的侄子和穿着侄子衣服的少女,在呆滞了几秒后,让两人进了屋。

    林娜用审视的目光望着坐在沙发上的侄子,然后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,“我明天早上会给姐姐打电话,让她抽空的时候还是回来一趟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,小姨,你听我解释。”

    林娜拍了拍寒落的肩膀,“虽然你还小,但也要担负起责任啊!”

    “不,小姨,我……”

    林娜摇摇头,转身,走进卧室,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寒落抓着脑袋,满脸的苦恼,而林清雪在一旁,则是开心的吃着新奇的食物。

    这名叫薯片的食物,味道真不错啊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沙发上,寒落目光严肃的盯着林清雪,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林清雪啊,我不是说过了吗?你真笨哦,这么快就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寒落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是说,这里的人,都这么笨?”

    寒落认真道:“不许搞地域歧视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林清雪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寒落没有在乎,继续问道:“你从哪里来?为什么会……会不穿衣服出现在荒郊野岭?”

    林清雪舔了舔手指上的碎末,随口回答道:“我来自另一个世界,因为遇到了一道空间裂缝,就不小心来到这里啦!”

    寒落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伸手,摸了摸少女的额头,“没有发烧,该不会是神经病吧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看林清雪的举止言行都十分正常,寒落又觉得,少女可能只能中二病犯了。

    “今晚你先在这里住下,明天早上我就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呵,就凭你?”

    林清雪望着寒落,一个彻彻底底的凡人,竟然妄图打破空间壁障,送她回到原本的世界?

    做梦呢?

    寒落没有理会林清雪鄙夷的语气,在他心中,已经将她定义为中二病少女,所以她说出什么话来他都不会在意。

    他起身,往卫生间走去,打算洗个澡睡觉,谁曾想,他刚打开淋浴,一道身影,就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寒落双手抱胸,满脸骇然的望着林清雪,“你……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“咦?这里不是睡觉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“这水是从哪来的?”

    她简单的扫视了一圈,便看明白这里应该是洗澡的地方,于是欢呼一声,脱掉衣服便冲到了淋浴下方。

    “啊~”

    “舒服!”

    “从天上掉下来,身上脏兮兮的,终于可以洗澡了。”

    寒落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,一张小脸,慢慢涨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晨,阳光照在床上。

    寒落睁开眼睛,望着呈大字型几乎占据了整张床的林清雪,他正缩在小小的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或许是寒落的动作吵醒了林清雪,她睁开眼睛,看了一眼寒落,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寒落犹豫了片刻,开口道:“那个……要不,你长大以后,嫁给我吧!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寒落急了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太弱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变强。”

    “等你变强再说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寒落端端正正的坐着,他的妈妈坐在他正前方。

    片刻,寒落就看见,妈妈和林清雪愉快的交谈起来。

    嗯……

    妈妈果然很擅长交际呢!

    吃午饭时,林语对寒落说道:“以后清雪就住在咱们家了。”

    寒落心中窃喜,不过面上毫无表情,只是轻轻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吃完饭,林语匆忙离开,对此,寒落早已习惯。

    她一直很忙。

    林语离开家后,掏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她找人调查了林清雪,结果竟然是……查无此人。

    林语眸光深沉,身形缓缓变得透明,隐匿在暗中。

    她需要观察这个来路不明的小女孩,毕竟,这涉及到了她的儿子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