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机械炼金术士 > 第二四七章 海盗
    在走私帮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苏伦就送吉克上了去鲁英的商船。

    对于自己这个弟子,苏伦觉得该做的都做了,后面的路要他自己去走。

    苏伦离开了码头,换了一身装束,又混迹在了人群中。

    至于走私帮的报复,苏伦也没太在意。

    不说自己一直很小心,对方大概率不知道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何况即便是别人找来了问题也不大。

    之前就打听过了,这个帮派的老大才四阶。

    在旧灵敦,混黑帮是为了生存,恶劣的生存环境,也使得三大帮派里藏龙卧虎里的狠角色很多。。

    在地面世界,混黑帮大都是好吃懒做,有真本事的没几个。至少,暴雪城这种小城市的帮派如此。

    即便是打不过,他还是有几分把握自保的。

    几天没出门,苏伦也没着急回去,而是去市场上逛了一圈,打算买一些炼金材料。

    北地的魔核优质而便宜,这比诅咒结晶那种纯粹暗能量元素要丰富很多,可以满足更多的炼金需求。还有附魔符文的一些消耗品,也需要补充。

    然后又去了黑市,在几间航海店铺里挑了一些零零散散的海图,再有就是“寂静森林”里的冒险地图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黑市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的精细海图、地图都属于军用违禁品。制图师也是一个非常稀有且高贵的职业,专属各大贵族。除了鲁英官方,任何人敢私自印刷都是“间谍罪”的重罪。所以世面上的海图,绝大多数都是海员和冒险者们的手绘版本,精准度不高,偏差和错误很多。还很昂贵。

    但有总比没有好,苏伦觉得自己这种随时可能跑路的人,多备些地图,总归是好的。

    逛了一圈,苏伦也淘到了不少有用的材料。

    铁匠旅馆死了二三十号人的事情大概也也被“走私帮”高层知晓,街面上到处可以看到各种混子在寻人。

    苏伦全然没有半点忧色,又随便找了一间旅馆,开了间房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次日清晨。

    苏伦一早来到了暴雪城的码头。

    “太阳奴隶商行”那批奴隶会在今天渡海运送鲁英。

    苏伦特意来早了一刻钟,在码头上闲逛了一下,确认了那批达鲁族就在就在运奴船上。

    混在人群中的尤塔也闻到了族人们的气味。

    两人装作不认识,先后上了船。

    苏伦也特意观察了一下,之前盯梢三人中的一个,也跟着尤塔来了码头。

    但那家伙没上船。

    苏伦可不觉得那些人放弃了跟踪。

    反而,这是很高明的交替跟踪手段,混淆视听。

    这下,连苏伦也分不清,人群里到底是谁是跟踪者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越发好奇,这些人跟踪尤塔到底要干嘛?

    不多时,船队起锚扬帆,一艘艘三桅帆船离开了海港。

    和来的时候差不多,一起出行的一共十条船。但太阳商会那种大商行有自己的押运队,并不需要随行的冒险者,苏伦和尤塔便混在后面的商船上。

    去往鲁英的航程不短,可以动手的机会很多。

    苏伦的原本计划是,等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,又或者风暴天气,借助夜色和海面雾气的掩饰,从海上过去,直接劫持那艘装有亚人奴隶的船只。

    他手里有【斯坦尼茨的棋盘】,还有【奥兹冰人的裹尸布】,很难被人发现。即便是那个四阶的押运首领在船上,也能不引起太大动静就制服。

    最理想的情况就是,在所有人都没注意到的时候,就劫持下那条运奴船,悄然离去。

    不过,唯一让苏伦觉得是变数的,就是跟踪尤塔的人。

    摸不清对方的目的,他就越发觉谨慎。

    苏伦的感知覆盖不了后面几条船,他不确定是否有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高手,一直默默观察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白天的时候风和日丽,船队顺利出航。

    大概是老天也在为他们打劫计划帮忙,入夜没多久,海面就弥漫起了大雾。

    空气突然变得湿冷,正在舱室里看书的苏伦里立刻意识道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舱室的透气口看了出去,海面上渐渐飘起了淡淡的武器。

    苏伦感受了一下空气中的湿度,看上去,这雾气会有变浓的趋势。

    这是个好现象。

    显然船上的航海士也发现了异常,这时候,船上的二副也挨个通知了舱室里的冒险者们:“我们进入雾区了,大家小心海盗!”

    在海上遇到雾气再正常不过,无论水手们还是随船的冒险者都很淡定。该睡觉睡觉,该吹牛吹牛。

    苏伦估摸着雾气大概还要一两个小时,到午夜的时候才会最浓,那时候动手最好。

    他也没想,自己没等到雾气变浓动手,却有人比他还先动手了!

    他正看着书,突然,就听到了后方船只传来了剧烈的战斗动静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...”

    那是枪火与刀剑触碰的声音。

    随即,整个船队都闹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戒备!戒备!”

    “所有人,准备战斗!”

    “...”

    甲板上急促脚步声突然就响了起来,火炮舱室也传来了填装弹药的声音。

    天空中“咻”“咻”“咻”地射出了照明弹。

    很快,所有人都看清楚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是霍齐那家伙!他又来打劫奴隶船了!”

    “噢~吓我一跳,我还以为是遇到了海盗呢。霍齐不是海盗,他们只会解救奴隶,不会掠劫正常商人的。不用太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们签订了联防协议,要是我们不帮忙,被那家伙抢走了‘太阳商行’的奴隶,我们也要赔偿巨额违约金!”

    “...”

    苏伦跟着人群上了甲板,听到动手的人是「正义之拳」霍奇,面色越发古怪了。

    他突然意识到什么,脑中的线索碎片,立刻就连接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太多的巧合碰在一起,可能有是有意为之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那个跟踪尤塔的人,就是霍齐的属下吧?”

    苏伦越想越觉得可能。

    暴雪城每天都有很多奴隶出海,这么多奴隶船不截,偏偏来截了这一艘?

    苏伦想到这批奴隶唯一不同的就是,有一个达鲁族中地位崇高的德鲁伊——尤塔!

    可是,这么做的目的呢?

    博取达鲁族的好感,以达到某种目的?

    苏伦联想最近得到的一些情报,那个霍齐活跃在“奴隶解放运动”的一线,在异族中名声不小,也拉起了一支声势浩大的队伍。

    “啧啧,有意思...”

    如果真是来解放奴隶的,那么苏伦还真有些敬佩这个霍齐。

    但现在看来,这家伙动机也就不纯了。

    跟踪尤塔的人显然是专业的谍报人员,这可不是什么寻常势力能培养出来的。这一看,那霍齐也不是单枪匹马的“解放奴隶运动的英雄”了,他背后,恐怕还有一个庞大的势力在暗中支持。

    有实力这么玩的,要么就是某个顶级贵族,要么就鲁英皇室。

    苏伦想到这里,瘪了瘪嘴。

    不用多想,那些人这么做,目的恐怕就是为了北方冰原这么一块辽阔的土地,和冰原上这些异族。

    而现实也没待苏伦去细想,海面上的剧烈战斗,便把他的目光吸引了过去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苏伦的目力比其他人好很多,他一眼就看到了雾气中,那艘打着“诺森商会”旗帜海的船上,一些人正在战斗。

    他们要夺船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人再反抗。

    可是,战斗几乎是一面倒。因为甲板上那个穿着银狮子铠甲的壮硕男人,正是五阶职业者「正义之拳」霍奇。

    曾经斩杀过赏金过亿海贼的大赏金猎人!

    他在场,那些小商会的护卫和冒险者们,根本没有抵抗的余地。

    霍齐跳上了甲板,登高一呼,音如洪钟:“我是霍齐·索里亚诺,我们是来解放奴隶的,不伤无辜者性命!但胆敢阻止我们,便视作肮脏奴隶商的走狗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威压四方。

    其它几条非太阳商行的船上,支援枪声立刻就熄灭了不少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这家伙的名声还是不差的。虽然奴隶商人们对他恨之入骨,但在普通商人眼里,却没什么坏印象。如他所言,他就是来解救奴隶的。为了保护大商行的财主,和这么一个大高手作对,显然不明智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船队里突然冒出了一个五阶职业者,苏伦看得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不过,倒也没什么危机感。

    毕竟不是冲着他来的。

    何况,无论那霍齐的动机是什么,那些人救奴隶的目的是和苏伦相同的。

    有这么一个五阶高手出手,也替他省了功夫。

    苏伦也没打算这个节骨眼去露脸出风头。

    他在甲板上,跟其他人一起,饶有兴致地看戏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混在人群里的尤塔也用通讯器传来了,“苏伦先生,我先去看看我的族人!”

    苏伦想想,

    霍齐是想救人刷好感,那么就一定不会伤害那些大陆主人。

    尤塔去,也没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他回应道:“嗯!你多留心一下,那个人可能就是最近派人跟踪你的。”

    通讯器里传来了尤塔的回应:“好!”

    说着,一个人影就一跃入海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战斗没持续多久,霍齐带领的人很快就平息了反抗的力量。

    不多时,苏伦就看着三条运奴船上,奴隶们也被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就这时候,不远处的迷雾中,缓缓出现了几条船影,看上去是来接应霍齐的人。

    苏伦觉得,就这样结束也挺好。

    反正都救出来了,省了自己很多功夫。

    可是,就这时候,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苏伦耳郭微微一动,听到了天空中传来了“嘎嘎嘎”的鸟叫声。

    夜色中,那些漆黑的鸟并不起眼,即便是他的目力,也只看到一些黑影从远方飞来。

    “乌鸦?”

    苏伦抬头看了去,眉头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在旧灵敦的时候还亲自杀过一个养乌鸦的家伙,知道这种预示着不详的鸟一些习性。

    乌鸦并不能长途飞行。

    现在有乌鸦出现在海面上,也就意味着...附近船上有人驯养它们!

    而且,听那翅膀扑腾的声音越来越密集,显然数量不少。

    苏伦心中隐隐有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就这时候,十多只红眼乌鸦就已经落在了他待的这艘船甲板的桅杆上。

    看到这红眼鸦,苏伦脑中立刻想到了三天前在海盗酒馆看到的一个人——「乌鸦教父」格温布·马里!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他刚意识到什么,瞳孔猛地一缩,没来来得及说些什么,那群乌鸦眼中红芒一闪,突然就飞了下来,扑腾着尧要袭击甲板上的人。

    遇到袭击,甲板上的冒险者们反应也不慢,嚷嚷中,乱枪已经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噼里啪啦,响声一瞬熄灭了。

    打死几只乌鸦罢了,众人全然没在意。

    “晦气!怎么在海上也遇到乌鸦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,老子的枪法不错吧,这傻鸟一枪两个!”

    “...”

    他们却没看见,乌鸦被子弹击中,在空气中溅射成一团血雾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“还真是那个术式啊...”

    苏伦眯眼看着一团团血雾,心中已经确定了这乌鸦的来头。

    他曾经中过招,对这招可太熟了,这是诅咒术【瘟鸦的败血诅咒】!

    之前不知道这术式是什么原理,现在他的感知中,却清清楚楚。就是乌鸦爆成血雾的瞬间,他眼中出现了像是沙尘暴一样的细微的灵魂颗粒。在极端的时间内,弥漫了整个海面。

    这血液是寄生诅咒的媒介!

    “这下船队有大麻烦了啊...”

    见状,苏伦立马戏法变装,变脸一样就换上了一个鸦嘴防毒面具。

    船上其他人没反应过来,已经吸入了些许血雾。

    下一瞬,诡异的画面就出现了!

    甲板上的一些人突然觉得喉咙有异物堵塞,伸着手指要去扣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扣,嘴里竟然钻出来了一只只活着的乌鸦来!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人,像着魔了一样,上演着生抠乌鸦诡异一幕。被吐出来的乌鸦越来越多,转眼就铺天盖地了。

    苏伦看着目光凝重。

    这术式,比他之前遇到的还要厉害太多。他看着这漫天乌鸦,心中嘀咕道:“四阶职业者释放的诅咒术,果然比二阶要厉害太多啊。”

    “噢,该死的,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!”

    “是诅咒术!大家小心,别去碰那些乌鸦!”

    “是寄生诅咒,暂时不会致命。但不解除诅咒,我们迟早会被吸死!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,‘初级诅咒药剂’没用!谁有高级的,卖我一支!”

    “大家小心,可能是海盗袭击!这手段我听说过,最近海上出现了一个新人海盗,外号「乌鸦」...”

    “...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被这诅咒术打蒙了。

    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甲板上、船舱里,到处都是哀嚎声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苏伦也很疑惑,那霍齐救人就救人,为什么还要来这一出?

    难道霍齐是北海之王的人?

    但显然,并不是。

    远远眺望过去,那个「正义之拳」霍奇也脸色凝重地盯着迷雾中那几艘船。

    看上去,他也不知情。

    苏伦顺着那家伙的目光看了过去,然后就看到夜色雾影中的那几艘大船影子。靠得近了些,这才看清了桅杆上猎猎作响的旗帜,居然是——狼牙棒骷髅旗!

    那是北海之王的舰队!

    果然,

    控制乌鸦的,就是格温布!

    苏伦立刻猜到了什么,眸子一转,也瞬间就想通了:“霍齐被北海之王的人盯上了?”

    他意识到,今晚好像是个“连环局”。

    霍齐来解救奴隶,而北海之王的人早就盯住了他。

    霍齐解救奴隶的举动,让他在北地各个异族里的名声越来越大,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。这行为对于北海之王的威信来说,确实是个大威胁。

    苏伦觉得,换做自己,大概也不会放任他这么闹下去。

    他有看了一眼尤塔。这诅咒对她这个德鲁伊似乎没什么影响。她正在释放法术,驱散那艘关押亚人的奴隶船上的诅咒血雾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苏伦也没着急异动,静静地看着事态变化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没多久,桅杆上船员也看到了海盗旗,一声爆喝:“海盗来袭!”

    这一声,立刻就让船队炸了锅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怎么会有海盗?!”

    “不好,是北海舰队...”

    “...”

    各商船船长立刻下令:“快,转舵,返航!通知其它商船列阵,火炮准备,击沉那些该死的海盗!”

    通常情况下,货运船的航速是跑不过海盗船的。

    特别是从北地返航的船只,船上装载了太多的货物,吃水深,航速会很慢。

    而海盗船为了打劫,追求的就是轻便。

    所以跑是大概率跑不掉的,唯有死战,或许能拖到增援。

    商人们可以不去管霍齐,因为他们知道霍齐不是海盗,做人有底线。

    可真遇到海盗,只有拼死一搏!

    被海盗抓住,除了少数有价值会留下换赎金。其他人,即便能活下来,特别是女眷,生不如死!

    炮火突然就响了起来,一时间,轰鸣声大作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霍齐显然也明白那些人是冲自己来的。

    他知道的自己要留在奴隶船上,这些异族奴隶都会被波及,自己之前做的一切奴隶就白费了。

    想想,他跃下了奴隶船,而是跳到了之前抢夺的商船上。

    苏伦看到这里,也一跃下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