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亮剑:开局助李云龙获意大利炮 > 第四十八章 封大峡谷
    李云龙惦记的吴泽,现在已经走到了一个大峡谷。

    吴泽躲在一块大石头下面避雨,用笔在纸上不断的演算着什么。

    孙德胜和其他人也都站在一边不开腔,也不敢贸然打扰吴泽。

    这五日以来,吴泽带着他们在野外一路行进。

    沿途,吴泽不断拿出笔在纸上写写画画,像是做着什么记录。

    吴泽是动脑子的人,是知识分子。

    孙德胜等人是大老粗,是大头兵,玩不转笔杆子,也看不懂吴泽究竟写写画画了什么。

    孙德胜等人几次忍不住询问,吴泽都不答,他们也只能压下好奇,闭嘴不问。

    终于,吴泽演算完毕,他放下笔,活动了一下脖子。

    “孙大哥,你过来一下。”吴泽朝着孙德胜道。

    “吴泽,有什么吩咐吗?”孙德胜连忙凑到了吴泽面前。

    “看见这峡谷的两端了吧。”吴泽给孙德胜指了指峡谷两端。

    “嗯,看见了。”孙德胜点着头。

    “你安排一下工兵,在峡谷的两端挖洞,埋下炸弹,把峡谷两端炸塌,把峡谷封起来。”吴泽道。

    啥,在峡谷两端埋下炸弹,把峡谷封起来,这啥意思?

    孙德胜一听,顿时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听吴泽的意思,他好像要在这里设伏?

    这里已经远离新一团的地盘了,不可能把围剿新一团的鬼子汉奸吸引到这里来的。

    就算鬼子汉奸吸引到这里来了,这里明眼人一看就适合打伏击。

    一旦进入峡谷,峡谷前后一封掉,那就是瓮中捉鳖。

    汉奸不蠢,鬼子更不傻。

    而且,吴泽还要提前封了大峡谷,这让人摸不着门道啊。

    你把大峡谷封了,敌人被吸引到这里来,他们想被瓮中捉鳖,也都没有机会呢。

    “吴泽,我不明白你的意思……”孙德胜对吴泽道。

    “你后面会明白的,现在照做就是了。”吴泽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吴泽……”孙德胜还是想要问。

    吴泽再次打断道:“照做!”

    他现在根本没法跟孙德胜这些大老粗解释太多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孙德胜不再询问了,立刻安排工兵开始挖洞埋炸弹。

    这里的土质不坚硬,相反还有点疏松,洞很快就挖好了,炸弹也埋了进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天空之中两声炸雷响起,爆破手立刻凭着雷声掩护,引爆了炸药,峡谷的前后两端被炸塌了,这个大峡谷被封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再在这个位置挖一个十米深的洞,再埋三十公斤炸药进去,做好引爆工作。”吴泽检查了一下大峡谷两边被封存的地方,觉得满意了,又在峡谷重新找了一个位置,吩咐挖洞埋炸药。

    工兵没有多问,立刻照做,三十公里炸药埋好了。

    “把引爆点设立在对岸去。”吴泽对爆破兵说道。

    “吴泽,不能在这边设立爆破点吗?爆炸点安全外不行……”爆破兵询问。

    “照做。”吴泽不多说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工兵继续照做了。

    “孙德胜,留下几个人在这里守着,不要让人发现我们埋设的炸弹和引线。”新的炸点布置好了,吴泽嘱咐。

    虽然依靠雷声掩护了爆破的声音,但还是小心为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留下来。”孙德胜立刻点派了几个人留下。

    “我们继续行进吧。”留下了几个人,吴泽带着孙德胜等人离开大峡谷。

    留下来的这几个人都懵逼无比,实在是猜不透吴泽到底要干啥。

    他们也只能压下心中的纳闷,在这里恪尽职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天空的雷声轰隆隆还在响个不停,雨势一点没小。

    能见度,也被雨势进一步压低了。

    蒋德水的士兵们有的躺在帐篷里,有的坐在搭建的简易遮雨棚下面,他们都睡的很沉。

    连续折腾了五天,他们都累的不轻。

    老天爷下一场大雨,让他们获得了宝贵的休息时间。

    尽管天空雷声很大,依然不影响他们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执勤的伪军士兵也很累,但要执勤,也只能强打起精神。

    但雨天是个睡觉的好时候。

    执勤的士兵,也开始打瞌睡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节骨眼上,张大彪带着敢死队趁着雨幕掩护,悄悄的靠近了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嗖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支支冷箭像毒蛇吐信一样射出,执勤的士兵倒下了。

    但这只是最外围的岗哨,伪军士兵另外还设立了两道内部岗哨。

    张大彪也没有想着能突破这两道岗哨,他的主要目的是袭扰,不让伪军士兵顺利睡觉。

    张大彪带着人进一步靠近了些距离,几十个巨大的弹弓被架了起来,用树杈做的那种。

    成捆的手榴弹被放在了弹弓的皮兜上,皮兜慢慢被拉后。

    “拉弦!”

    随着张大彪令下,手榴弹被拉了弦,迅速开始冒烟。

    不需要张大彪下令,敢死队员们利用弹弓将成捆的手榴弹抛射到了伪军睡觉的方向去。

    具体能抛多远,能炸死炸伤多少伪军士兵,张大彪这些人就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这成捆手榴弹一发射,还没有落地的时候,张大彪等人就趁着雨幕掩护,调头就跑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,天空正好一声炸雷响起!

    这声炸雷实在太响了,就像是大炮在耳边炸响。

    一些睡梦之中的伪军士兵被惊醒了,便是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这一睁开眼睛,顿时间瞳孔迅速放大。

    见着有成捆的手榴弹从帐篷顶上落下来了,还冒着烟。

    “天呐,我一定是眼花了。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十个成捆的手榴弹迅速爆炸了。

    声音和天空之中那雷霆一样响,伪军睡觉的地方,闪烁了几十道爆炸的光团。

    光团之中,有伪军士兵的血肉在纷飞,和泥浆树木碎片混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一些倒霉的伪军士兵,永远的陷入沉睡了。

    受伤的伪军士兵,他们惊慌的惨叫起来:

    “有敌人,有敌人,我受伤了,我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耳朵流血了,我听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快快,赶紧救我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伪军士兵的军营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蒋德水也在睡觉,按理说他是睡不着的。

    但可能是下雨天真的是一个睡觉的好天气,也可能是他太累太累了,他睡着了。

    那声炸雷没有把他惊醒,但成捆手榴弹的爆炸动静把他惊醒了。

    “遭了,这肯定是土八路趁雨来袭。”蒋德水心中大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