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深空彼岸之影帝最新章节列表 > 第42章 初展厨艺,甚惊艳
    “喂,你是男孩子,怎么就做了别人的未婚妻哪?”

    顾书常戳了戳冰若曦的肩膀,问道。

    两个男的……怎么想怎么奇怪。

    冰若曦乜了一眼他,说道:“魔族民风开放,有不少男男结为伴侣的例子。”

    而且,我是女的呀,傻瓜。

    冰若曦压了压唇角,眼里闪过了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苏芸也扬了扬眉毛,看破不说破。

    顾书常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“那,那你们那边的思想,还真的挺开放的,呵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顾书常干笑了两声,把手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一想到冰若曦是萧易寒的未婚妻,他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接受不了两个男人在一起吧,顾书常默默想道。

    要不,等冰若曦解开了灵魂里的那道烙印,他给对方介绍多几个女孩子?

    唔!是个好主意。

    等冰若曦意识到女孩子的好,就不会一头扎在渣男的身上了……

    顾书常觉得,他肩负起了掰直冰若曦的重担。

    苏芸乜了一眼她的傻手下,既想提醒他冰若曦的真实身份,又想继续吃瓜看戏……

    算了,还是继续吃瓜看戏吧,反正冰若曦自己也还不想暴露身份。

    苏芸淡定地拿起了锅,打开了火。

    她还得给她家的龙宝宝熬粥呢,她傻手下的事情,就让他自己折腾去吧。

    端着粥回到房间,苏芸发现,龙宝宝竟和夜冥一左一右地坐在软塌上,中间摆着个棋盘,一大一小在聚精会神地下着棋。

    桌案旁放着一个夜明珠,散发着柔和的光芒。

    在这道光芒的照耀下,这副场景似乎显得挺温馨?

    苏芸摇了摇头,正要把这种不切实际的念头甩出去,就听到龙宝宝怒气冲冲地把棋子一抛,说道:“不玩了不玩了!你总是把我的棋子吃得一个都不剩,太坏了啦!”

    夜冥悠悠扬地把龙宝宝最后一颗棋子从棋盘上拿走,说道:“你自己棋艺太逊,关本座什么事?”

    苏芸走到了龙宝宝身边,拍拍他的脑袋,对他安抚道:“宝宝还小,再大一点,就能赢得了他了。”

    夜冥嗤笑了一声,说道:“就他这棋艺?再长一百年也赢不了本座!”

    苏芸嘴角抽了抽,斜瞥着他说道:“你跟一个孩子比,你很有成就感?”

    夜冥淡定地说道:“本座六岁就已经能赢遍妖族所有人了,连父皇也不是本座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苏芸:“……”

    您变态,您流弊,行了吧?

    苏芸给龙宝宝舀了一碗粥,对龙宝宝说道:“别理他,我们喝粥。”

    夜冥闻着那满屋子飘香的肉粥味,忽然觉得自己也有点饿了。

    他手一伸,说道:“给一碗本座。”

    苏芸指指桌面:“有手有脚,不会自己拿?”

    夜冥眉毛一挑。

    这女人,越来越放肆了?

    不过,他还是下了软塌,自己舀了一碗。

    丝滑的肉粥顺着喉咙一直滑进了胃里,让整个人瞬间就暖和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味道,连宫里的御厨都做不出来!

    夜冥舔了舔嘴唇,看向苏芸的眸色也深了深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个女人的厨艺也那么好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身上,到底还有多少令人惊异的地方呢?

    夜冥正想着,苏芸忽然开口道:“妖帝陛下,您知道要怎么消除掉一个人灵魂里的烙印么?”

    “灵魂里的烙印?具体指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强迫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的灵魂烙印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个哪。”夜冥不屑地嗤笑了一声,“一些下三滥的手段而已,与其说是烙印,不如说是诅咒。想要解除诅咒,最方便快捷的方式,就是杀掉自己喜欢的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苏芸眼皮跳了跳。

    果然,这个家伙够凶残。

    自己喜欢的人都杀,那还能称得上“喜欢”两个字么?

    “那还有第二种方法吗?”

    “不想杀掉那个人,就亲手取那个人的心头血,再配以解咒的阵法,自然就能解开诅咒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心头血也不好拿。

    但对于冰若曦来说,或许第二种办法还是比第一种办法要好的吧。

    就不知道,冰若曦愿不愿意对萧易寒下此狠手了。

    苏芸若有所思地暗忖道,想着要怎么把这条消息透露给冰若曦。

    看见苏芸出神的样子,夜冥冷冽地笑了笑,说道:“怎么,又在想你那个娘们兮兮的少年郎?”

    苏芸嘴角抽了抽。

    “娘们兮兮的少年郎?你说的不会是若曦吧?”

    “呵,若曦,叫得真近乎!”

    夜冥冷笑道。

    对他的称呼就是“妖帝陛下”,对一个刚见面还没一天的黄毛小子,就亲昵地称对方为“若曦”!

    苏芸无语地看着夜冥,不知道他又在抽哪门子的风。

    “本座刚刚给你解除了困惑,你打算用什么东西来回报本座?”

    夜冥微微眯眼乜着苏芸问道。

    苏芸浑身一僵,又想起了之前的那个“还债”方式。

    一想到又得和这位名副其实的暴君近距离接触,她就千不甘,万不愿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在手腕上取一碗血给你?”

    苏芸想了想,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凉掉的血不好喝。”夜冥想也不想就拒绝了。

    苏芸:……

    刚取出来的血,凉个屁哦!

    “那能换个‘还债’方式吗?毕竟,我的宝宝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苏芸指了指一旁的龙宝宝。

    她可不想自己的宝宝旁观如此诡异的“还债”方式,产生心理阴影了咋办!

    龙宝宝好奇地歪了外头,眨眨眼睛,十分天真可爱。

    夜冥抿着唇,眯了眯双眼。

    “那你给本座煮早餐吧,权当你还债了。”

    他觉得这女人手艺不错,想再尝尝。

    苏芸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早餐而已,包在我身上吧。”

    苏芸拍了拍胸膛,笑眯眯地说道。

    苏芸如此愉悦,倒是让夜冥不太高兴了。

    不让本座吸血,就那么开心?

    他抬了抬眼皮,说道:“煮一次可不够,得天天煮,至于要煮到什么时候……看本座心情吧。”

    苏芸:“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,大变态的人情债不是那么好还的。

    这个暴君,真是杨白劳再世都没他能削人了!

    另一边,苏菲雨左想右想,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来接近夜冥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她抱着“病体”走进了厨房,从储物戒里拿出了自己出发前精心准备的食物。

    要抓住一个男人,就先抓住他的胃。

    苏菲鱼坚信,只要她以“感谢”的名义把她亲手制作的美食给巨轮的主人送过去,对方一定会对她另眼相看!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

    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