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重生就得支棱起来啊 > 第四十五章 江虞婉你原来这么草率吗
    “我的宝贝女儿嘞,你在干嘛呀?”

    走进厨房,江海松一眼就看到站在灶台边,弄得灰头土脸的女儿,那叫一个心疼啊。

    快步上前想要夺下炒勺,边用“死亡之眼”扫视过几个徒弟。

    后者赶紧各自找事做,明明是大厨,却抢了人家帮厨的差事,擦桌子的擦桌子,拖地的拖地。

    首当其冲的沈辉苦笑连连,看看,说啥来着。

    “爸,别别,要糊了。”江虞婉拍开他的手,注意力全在锅里。

    江海松够头打量,好家伙,咱家的牛肉是不要钱吗?

    “诶,怎么又放牛肉又放培根?”

    “不是培根,是你下酒的火腿,沈叔说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!”

    江海松斜睨向一侧,好你个沈辉,我待你也不薄啊,竟然敢怂恿小婉祸害我。

    我的娘诶,我的特级金华火腿啊,小祖宗你是按碗放的吗?

    江海松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生意做到今时今日的规模,也算苦尽甘来,徒弟收了好几个,徒孙都有一打,他已经很少亲自下厨,饭店经营方面又有媳妇儿操持,他也不需要过多介入,只有真正有来头的客人,才会出面敬杯酒。

    也挺爱喝酒的。

    自己有间办公室,平时闲来无事,倒上二两自己泡的药酒,这下酒菜可有讲究,一般的他看不中,这不前段时间朋友捎了只特级金华火腿么,倒正和他心意。

    毕竟奇货可居,每次都是省着吃,片下个三五片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做给谁吃的呀?”江海松一阵忧伤。

    他还没吃过女儿做的饭呢。

    “小洁她们。”江虞婉回了一句,没敢转头。

    不是怕,而是心虚,长这么大好像还没骗过爸爸。

    与妈妈不同,她一点都不怕爸爸,爸爸也从来没有对她发过火。

    江海松噢了一声,好歹不是便宜外人,刘洁他自然认识,那闺女大大咧咧的性子,刚好和女儿互补,他也挺喜欢的。

    “盐放了吗?”

    这一锅主食材虽然是最廉价的方便面,但是辅料真心不便宜,如果摆上餐桌,不得收个288呀?可不能搞浪费了,又不让自己帮忙,江海松只能在一旁指导起来。

    “放…没放啊?我忘了。”

    江海松:“……”

    父女二人齐心合力,很费了番功夫,总算把炒面给整起锅了。

    江海松觉得之前的想法要纠正一下,就这道菜,没个888,你想吃?我还不卖呢。

    “爸,你想干嘛?”江虞婉一脸警惕。

    她刚找来饭盒,却发现老爸手里拿着小碗和筷子,站在锅边窥视着。

    “老爸也尝尝嘛,这么多”江海松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“哪多了?就这么一点,不行不行,你不能吃!”江虞婉一把护住铁锅,像是防贼一样。

    江海松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世界还有爱吗?

    这可是他的亲闺女啊喂!

    吃的都不给一口。

    江虞婉可不理他,他如果要吃什么,一句话沈叔他们就会张罗,肯定比自己做的好吃。

    “爸,和妈说一声,我去找小洁了,九点半之前回来。”

    打包好炒方便面后,江虞婉找个只黑色塑料袋装着,抱在怀里跑了。

    如今高考结束了,老妈管得也不像以前那么严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想吃吗,要不我炒一份?”沈辉屁颠屁颠凑上来问,得将功赎罪啊。

    江海松脑袋不动,眼白向左,眼仁向右:“滚!”

    “得嘞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民广场。

    快到九点了,已经没什么人流,再加上经营这么久,套娃娃的热度终究淡了些,常过来荡步的老百姓们都见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李丘泽和张杆坐在小马扎上,前者捧着茶杯慢悠悠喝着,后者鼓捣着自己的诺基亚,一顿盲打,也不知道在和谁聊得正嗨。

    这小子有项技能,李丘泽十分佩服。

    读书时学校不是不让带手机么,老师看到直接缴。上课如果要给谁发信息,这小子都不用把手机拿出来,在裤兜里就能编辑好短信发出去。

    基本不带错的。

    “呢?”蓦地看到什么,李丘泽还以为自己眼花了,定眼一瞧,没看错。

    穿白色连衣裙配灰色帆布鞋的女孩,小跑过来,怀里抱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不是江虞婉又是谁?

    “怎么,被疯狗追了?”李丘泽笑着站起身,走出摊位,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就你一个人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江虞婉看了他一眼后,立马低下头,感觉脸上有些发烫。

    什么个意思啊?李丘泽有些迷糊。

    “李丘泽,昨天…你送我的礼物里面,有没有什么其他东西啊?”江虞婉轻声问。

    这时张杆也放下手机凑上来,左右一瞥,不禁有点失望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,不就那盒麻糖吗。”李丘泽疑惑道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哪里还记得那张医院让填的申请单,以为当场就扔垃圾桶了。

    丝毫都没意识到当时顺手塞进了裤兜,晚上忙着洗衣服时,又摸出来扔进了墙角的袋子,压根没上心。

    “噢,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江虞婉留意着他的表情,找不出任何破绽后,突然笑了笑,扬起手道:“我带了东西给你们吃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好?”

    李丘泽完美没多想,以为她逛街逛到哪里,看到有什么好吃的,就多买了点送过来。

    毕竟自己刚送了她一份厚礼,礼尚往来嘛,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不过当江虞婉从袋子里取出饭盒后,他又怔了怔,还是绿色的软塑饭盒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外带打包该有的档次。

    这年头透明塑料盒还没流行,他们这边外带打包用的都是纸碗。

    “给,趁热吃。”

    李丘泽下意识接过,掀开盖子,一股浓厚的肉香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炒方便面?

    他并不陌生,街边五块钱一碗。

    但是眼前这碗炒方便面,明显有些不同,里面的蔬菜、鸡蛋和肉,要比面多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你家饭店炒的吧?”

    江虞婉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错嘛小婉同学,走心了。”李丘泽哈哈一笑,来了胃口。

    “我咋不知道好客来还卖这个?”张杆够着头咽了抹口水,“看起来很不错啊,豪华版的炒方便面,给我留一半啊泽哥。”

    李丘泽刚想说点什么的时候,江虞婉再次掏出一只饭盒。

    “哇,我也有?”张杆颇有些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他毕竟和江虞婉不认识呀。

    江虞婉笑着递过饭盒:“我估计你们摆摊这么晚,可能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谢喽,改天我和老张说说,让他以后请客吃饭就指定你家了。”张杆笑呵呵道。

    江虞婉同样表示了感谢,倒也没太在意,她根本不清楚张家的底细。

    她妈如果知道这茬,兴许会夸她两句。

    张大超这人,王晴是知道的,有名的豪客,每年请客吃饭至少十万打底。

    做他那种买卖,有些关系也必须要疏通。

    当然仅限单纯的送炒面这件事,不能再多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江虞婉啊。”张杆揭开饭盒楞了一下,“为啥我只有半份,肉也全在他碗里?”

    不带这么区别对待的吧?

    江虞婉尴尬道:“没、没炒够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没炒够这么简单?”张杆奸笑着问。

    江虞婉顿时霞飞双颊,低下头去,两只手握在一起不停揉捏,不知道该如何回应。

    打包的时候她主要想着张杆是顺带的,她这份炒面为谁做的不言而喻,肯定要以那人为主。

    万万没料到沾了光的家伙脸皮还这么厚。

    “得,此地不宜久留,糖吃太多容易得病,哥们儿先撤了。”

    所幸张杆没打算继续逗她,提着凳子,坐到了隔壁。

    黄贵也没生意,注意有一会儿了,见他坐过来,蹲下身问道:“这女孩长得真不错,之前来过一次吧,不是说小李的同学么,咋还送上饭了?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我同学,我哪知道?”张杆忙着对付炒面,头也不回地应付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对黄贵一直不感冒,现在关系虽然有所缓和,但这不代表他就乐意和对方聊天。

    “咦?”一口炒面入口,张杆咀嚼两下后,蹙了蹙眉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黄贵问。

    “这面……有点咸啊。”

    好客来张杆不止去过一次,味道当真没话说,这炒面料头是挺足的,但手艺实在一般得紧啊,口味清淡的人估计吃不下,哪像好客来的水准?

    这边,李丘泽也感觉江虞婉今天怪怪的,捧着饭盒一顿风卷残云,他的嘴巴倒没这么挑,好客来只去过一次,还是很小的时候跟着三伯去的。

    吃着吃着,忽然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江虞婉原本见他吃的这么香,心里乐开了花儿,此刻心头不禁咯噔一下,表情很是紧张。

    “这面,不是你家厨师炒的吧?”

    李丘泽一边说着,一边伸出大拇指和食指,捻中嘴边的某个细不可查的东西,向外扯,扯啊扯,扯了几十公分还没扯出来。

    好客来还有女厨师这种稀罕玩意儿?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江虞婉可算明白了缘故,之前炒面时没戴帽子,头发掉进去了。

    赶紧在身上摸索起来,想找张纸巾,让李丘泽把这口吐出来。

    李丘泽望着她慌乱而焦急的表情,满脑子问号,心说不至于吧。

    送了张周董的签名专辑。

    就这样搞定了?

    江虞婉你原来是这么草率的人吗?

    上辈子我说去找你,还不让,当时的硬气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