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这个超人太像祖国人 > 第五十五章,祭品
    她直接点开手机,拨打通讯录里那个有着特殊标记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,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手机那边传来洛秋沉稳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有点突发状况想跟你汇报一下,你现在方便吗?不会打扰到你休息吧?”

    孙雨彤嘴角含笑问道,认识洛秋有一段时间了,也算了解他的性格。

    只要别惹怒他,他还是比较好说话的,开点小玩笑之类的他也不会在意。

    “你都打电话过来了,还问我方不方便?有什么事直接说吧!”

    洛秋坐在书桌旁,右手还拿着笔,像是在写些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若不是孙雨彤打电话过来,写完最后这段,他就准备睡觉了。

    “刚刚有个预备成员求到了我的头上,说兄弟的女儿被人抓走了,想让我们帮忙找一下。”孙雨彤直接道出了事情的原委。

    “那就找呗,以你的能力,找个人应该是易如反掌吧?”洛秋有点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普通案件,官府那边早就解决了,这是能力者犯罪。

    那个被抓走的女生所在的地方被特殊力量遮掩,普通能力者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联盟还未建立,我手里掌握的能力者有限,现在是没有什么头绪,只能找你这个老大寻求帮助了。”

    孙雨彤无奈说道,早知道当初就该从家里带几个靠得住的能力者过来,现在也不至于如此被动……

    “能力者犯罪?”

    洛秋想了想,扔下手中的圆珠笔,伸了个懒腰,全身上下的骨骼关节爆响声连绵不绝,血液在身体内加速流动,仿若潜龙从深渊中缓缓苏醒。

    “尽快把联盟组建起来吧,不然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要我出手,这就违背了建立联盟的初衷,我可不想当一群巨婴的保姆。”

    洛秋沉声说道,他希望不义联盟成为他手里横扫一切的剑,而不是大腿上的挂件。

    “当然,只此一次,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孙雨彤严肃回应道,她是个极有分寸的人,若不是被抓走的女生危在旦夕,没有时间让她调动其他的力量,她也不会打扰到洛秋的头上。

    洛秋在她心里的定位是联盟的核心以及底牌,而不是随意滥用的打手。

    “我先过去你那边,没有足够的信息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找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进去吧,孙总在里面等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张全德推开大门,示意孟良他俩进去。

    孟良低头看了一眼洁白光滑的地板,不自在地抬了抬脚,担心自己脏兮兮的鞋底弄脏地面。

    古山却没有心情注意这些事物,推开门后焦急地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刚走进去两步,孟良就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恩人,你怎么也在这里?”

    他兴奋地走到洛秋面前,止不住地搓着手,脸上的激动开心之意无法隐藏。

    自从柏川会所爆炸倒塌后,他还以为再也见不到救他一命的恩人了,哪曾想这么快就再次相见。

    “是你,最近怎么样?”

    洛秋也认出他了,微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好,还好……”孟良连连点头,兴奋到想不出该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这是我兄弟古山,他的女儿被人抓走了。这是她的照片。”

    孟良突然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,急忙从兜里掏出手机,从相册里点出一张照片。

    在过来的路上,古山用孟良的手机与前妻取得了联系,拿到几张古昕的照片。

    洛秋接过手机,看了一眼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那个给他擦手的女生吗?

    怎么会是她?

    “兄弟,这回你可以放心了,我跟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孟良还在跟古山吹嘘,突然耳边传来爆响。

    回头一看,洛秋原本拿着手机的右手已经捏成了拳头,淡淡的白烟从指缝间飘出。

    “我的手机……”

    孟良看着洛秋阴沉的脸色,后半句话怎么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看到洛秋捏爆了手机,孙雨彤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洛秋一言不发,只是张开手掌,任由焦黑的碎片落下。

    空气爆开,气浪涌动,室内掀起狂风,禁闭着的玻璃窗瞬间化为无数细小的碎片洒落,坚固的合金窗框也扭曲爆裂。孟良两人差点被狂风掀翻。

    “怎……怎么回事?”孟良抱着脑袋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    此时,洛秋的身影已经消失,只剩下空荡荡的座椅。

    孙雨彤无奈地叹了口气,从洛秋的反应来看,她大概猜到了点什么,或许洛秋之前就认识那个女生吧!

    海轲市上方五千多米的高空中,一道人影漂浮在狂风中,狂风呼啸而过,身形却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从这个高度看向地面,几乎看不到人影,建筑也变得特别渺小,如同玩具般小巧精致。

    洛秋闭上眼睛,过了几秒后,双眸猛然睁开,微红的瞳孔看向下方城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海轲市郊区的一间仓库里,十几个身披黑袍遮住面孔装扮怪异的人围在一起。

    仓库经过特殊改造,封得严严实实,没有一个窗口一道缝隙,光线也透不出去。

    人群中央则是一个灰黑色的祭台,由一整块巨石雕刻而成,祭台四面雕刻着无数符号,这些符号意义不明,盯着看久了甚至还会头晕目眩,仿佛每个符号都化为了漩涡,把精神吸了进去。

    祭台上方,一个身穿白裙看着有点圣洁之意的女生闭眼沉睡,白皙的双手平放在小腹上,柔顺的长发散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多么美丽的生命,多么甜美的气息啊!”

    满脸伤痕的祭司手持匕首走上祭坛,看着躺在祭台中心的古昕,嘴唇咧开,露出漆黑的牙齿。

    “刘景,这次你立大功了,居然带回如此优秀的祭品,我会向主人禀报,让她赐下更多的力量给你。”

    祭司诡异地笑着看向人群前面的黑袍人,那人摘下头上的兜帽,露出一张英俊儒雅的脸,正是刘景。

    他激动地对着祭司鞠躬:“谢谢祭司大人提拔,感谢伟大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五个月前,他在同事的介绍下,加入了眼前这个不知名的教会,侍奉伟大的血腥伯爵。

    原以为这是类似传销的骗子组织,他本来还想向官府举报。

    然而,待他第一次获得所谓的主人赏赐的力量后,他疯狂了。

    年轻时过于放浪形骸,导致自己患上了不可描述的疾病,寻医问药无数医院,却没有任何效果。

    谁料加入这个教会后,祭司交给他一滴乌黑色的血液。

    吞服后,那方面的疾病已然痊愈,效果远超他的想象,他的身体在短短几秒内,变得强壮了许多,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。

    自那以后,他就成为了“主人”的狂热信徒,接连多次带回祭品献给主人换取血液。

    上次从情人家离开时,无意中看见了眼前这个女孩,被她身上浓郁的生命气息所吸引。

    他当时就意识到这是主人最喜欢的祭品,回去后计划许久,最终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把她抓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主人会赏赐忠诚的仆人,大家今后还需多多努力。”

    祭司对着人群说道,随即举起手中的匕首,对着自己的手腕轻轻切下,鲜红的血液落入繁杂交错的刻印中。

    慢慢地祭台上燃起黑色火焰,虚空如同波浪般翻涌,恐怖的气势从祭台上升起。

    信徒们被山岳般的气势压得趴在地上,头也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威压散尽,众人从地上站起来,再看祭台时,上面早已空无一物。

    “很好,主人很满意这次的祭品。”

    祭司开心地笑了,脸上密集的黑色伤痕如同一张张小嘴般咧开,看着十分恶心。

    他拿出一个玻璃瓶子,对准祭台边上倾斜而下的刻印,接住变成乌黑色的血液。

    这就是主人给他们的赏赐,喝下去就能获得超凡的力量。

    轰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