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深空彼岸之影帝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十九章:谋策(四)
    “你大学也这样?”

    “对,懒了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懒得再去认识什么朋友了,平时的几个关系比较好的也还算够的了。

    在宿舍也是比较颓废,看看小说刷刷短视频,一天就这么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以后怎么办?”

    白小玄有些担心,如果墨清澈一直都是这样子的话,以后可就没办法找女朋友了。

    她总觉得是因为自己,让墨清澈这样子的。也许墨清澈找到了女朋友之后会好一点。

    “以后也就这样子呗,写写作业上上课,还能怎样?”

    墨清澈也不是不知道白小玄的话的意思,他现在的情商已经不同以往了,不过他没有顺着白小玄的意思来。

    他想要让白小玄主动说出来,这样子他才有机会引出自己想要的话题。

    幸好,白小玄终究还是很担心自己这位老朋友,说道:“不是……我是说,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由她来说真的不合适,因为她才是那个伤了墨清澈的人,哪怕自己当时不是故意的,可是伤痛并不会过问这些。

    吹落绿叶的风可不适合把绿叶从地上给吹回去。

    但白小玄得说,哪怕真的撕裂了伤口她也得说。

    总有些人受了伤之后喜欢隐藏在黑暗之中,任由伤口的治愈中保藏着腐朽与落魄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墨清澈说这些话的真实性,不过她现在已经感受到了墨清澈好像在发泄着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女朋友吗?算了吧,太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谈了本校的女朋友,吃饭还得等人,这不是我的风格;如果谈了网上的女朋友,文字无法述说情感,这就是悲哀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嘛,大学还是懒得找女朋友了,太累了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劳累过了,高中的时候费尽心思写着六十首诗词,改变习惯慢悠悠吃着粉,真的太累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……在怕呀?”

    “也许吧,反正顺其自然吧。”

    “从小到大都这么过来了,后面也就还有几个从小到大,又不是受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白小玄有点内疚,墨清澈好像是不敢谈恋爱了,也不想谈恋爱了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愿意去再试一回呢?说不定成功了呢?”

    “都说了是说不定,都不一定能够成功。而且,我好像没感觉了。”

    墨清澈默默感受着自己的内心,好像是吧。

    来大学已经快一年了,上课期间碰见的好多漂亮的女生,甚至有些确实是比白小玄漂亮一点,可是墨清澈都是看一眼之后就把视线给移开了。

    平时如果看到了让他多看两眼的人,那就问问自己愿不愿意为了她停一下脚步。

    结果就是,没有任何一个能够让自己放缓脚步的,哪怕是自己的同学,也依旧没有。

    他的脚步仿佛是一个机器一般,快速而有频率地运行着。眼神也是如同机器一般,不知什么时候起,他的眼神里面再没有光亮,除了笑的时候出现过,其余时间都是冷漠异常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良久之后,白小玄还是道了声歉。

    “别了吧,你没错。”墨清澈并不想接受这声道歉,没有错的人不需要道歉。

    “没有错你删掉我干嘛?”

    白小玄还是问出了这句话,她想不出自己是哪一点。

    “我的记忆力有一点固执,不删掉的话我可能忘不掉。”

    “删掉之后好多了,经过这快一年的时间,我都已经不能够每晚想出一些与你相处的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知道,以前高中的时候我都是每晚都想出一些创新的可能的事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我都已经快要忘记你的样子了,声音虽然还记得,不过只记得你喊我名字的声音了,也快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啊,还是删掉吧。”

    墨清澈没有说出他虽然忘记了这么多,可是每天晚上依旧是十分想念她。

    他也许记不得她的音容,但记得自己对她的这份情。

    依照他的估计,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呢,自己应该是能够在毕业后两三年内忘掉这份情感。

    久是久了点,还来得及嘛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真的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说了不用说什么对不起,权当做一种锻炼吧。”

    墨清澈终究还是忍不得白小玄伤心,每次这种情况都下意识地安慰过去。

    “得了吧,想要的答案你已经要到了,话也说明白了,聊天也就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别整天想啥偶尔被需要的,下次这么想的时候,就想一想至少这个世界上一定会有一个人,一直需要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平时想来也不会找我了,如果遇到真的很困难的事情了,可以来找我,说不定我可以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结婚的时候就别叫我了,喊了我也不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白小玄咬着自己的下嘴唇,默默地看着墨清澈所发送的这些消息,没有任何回复,也不知道该回复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时间又过去了两分钟,看着上方的“添加好友”与“屏蔽此人”,还是没有点下去,而是关闭了聊天界面。

    而后,她突然是返回去,又看了一遍墨清澈的话,意识到了什么,快速打开微信。

    点开墨清澈的聊天记录,输入了一个空格之后,点下发送。

    还是那个熟悉的红色感叹号。

    白小玄也是叹了一口气,看来墨清澈有其它途径知道自己的消息情况。

    应该是手机号码吧,毕竟自己在高考的时候给出来过,让他帮了个忙。

    所以高考之后,墨清澈就直接给记住了自己的手机号码了吗?

    虽然白小玄猜错了一部分,不过墨清澈确实是记住了白小玄的手机号码了。

    另一边,说完了之后,墨清澈删除了聊天界面,双眼放空,久久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自己已经是宣泄完了心中的思念了,可惜的就是自己的心中好像还有着一些幻想。

    而且他隐藏了一点,白小玄虽然是在之后有困难的时候找他,但是他忘掉白小玄的时间可能又要推迟一段时间了,他也不知道是多久。

    墨清澈转了转头,缓解了一下长时间低头的酸痛,然后举起手机,点开刚加进来的白小玄的头像。

    这一次没有多少犹豫,他直接给删了。

    该说的已经说完了,留着也没有用处了,不过是徒增悲伤罢了。

    只有眼中的落寞在证明着删掉这个人对于墨清澈来说,究竟是怎样的不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