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深空彼岸之影帝免费阅读 > 第一章:无限轮回梦境(一)
    “叮铃铃~”

    伴随着一阵阵悦耳的下课铃声,没过一会儿,第一个人就从老旧的教学楼里面冲了出来。紧接着,越来越多的人群开始涌出教学楼,而且多数与第一人差不多,都是冲着出来的。

    昏暗的夜晚本是十分静谧,可人群的出现却驱散了这种安静,让喧哗萦绕着教学楼,更是扩散至整个校园。

    大部分第一批涌出教学楼的人群没有开始散去,而是竞相涌到一处地方——小卖铺。

    是的,第一批涌出来的人并不是急着回宿舍打扫卫生或者是洗衣服,而是跑去买东西。

    之所以因为这样,不过是因为学校的小卖铺实在是太小了,仅仅有一间教室这般大小,却要撑起全校三千多学生的需求,因此若是不快速冲向小卖铺,那么不消一分钟,小卖铺便是摩肩擦踵。

    随着人群的涌出,一个普通人也是缓缓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为什么说这个人普通呢?那是因为他确实是不起眼,哪怕形单只影在三三两两的人群中如此扎眼,若是从第三者的视角看去,依旧不显眼。

    他样貌普通,没有英俊潇洒的面庞,也没有器宇轩昂的气质。

    他身高普通,甚至可以说是矮小,仅有一米六,确切地说是159.9厘米。哪怕是在南方这处不以身高占优的地域,他依旧是排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他身材普通,没有类似于小胖的那种圆润可爱,也没有瘦弱得像一根竹竿,只是刚好有些偏瘦。

    他叫墨清澈,面容在昏暗之中正好露出了丝丝愁苦,却又有一些说不出的怪异感。

    墨清澈是在五楼的,凭借这栋教学楼狭窄的楼道,他没能够第一时间冲到楼下,不然第一批的位置必有他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虽然他有一些矮小、有一些腿短、有一些瘦弱,不过只要涉及到了吃的,他都不会甘于落人之后。

    可惜了,地理位置的限制,让今晚刚好打算去小卖铺的墨清澈不想跑了,懒了、没有用了,那就好好想一下买什么吧。

    而他的脸上的愁苦并不是因为落在了后面,毕竟已经经历了许多次了,墨清澈早已从一开始的奋起反抗转变成了现在的悠闲自在了。

    那他脸上的愁苦到底怎么回事呢?

    说真的,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也就是前不久刚好考了一份期中考试,今天出成绩了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说,见到了自己如此松垮成绩的墨清澈觉得很伤心,他需要食物来使自己开心。

    同时为了让自己的理由更加合理,不让自己因为嘴馋而感到愧疚,他便维持着这一副“我很伤心”的面庞,缓缓走向了小卖铺。

    小卖铺很近,就在教学楼的不远处的拐角,走过去不到一分钟的时间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墨清澈所料,一转弯墨清澈就看见了热闹非凡的景象,以及已经排出了小卖铺的人群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正常现象,毕竟喜欢吃宵夜的人不在少数,谁叫学校今年突然不供应宵夜了呢。

    悠闲自在的墨清澈缓缓走了过去,然后想着今晚到底想吃些什么。

    学校还是很为学生着想的,为了学生的健康,小卖铺里面几乎没有辣条,大多数就是泡面、水、纸巾、面包等学生可能会用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泡面墨清澈不太喜欢,主要是大晚上的吃太饱会影响睡眠,面包同理。他现在只是嘴馋而已,也就是解一下嘴瘾,不需要吃饱。

    而辣条,恕墨清澈直言,他实在瞧不起小卖铺的口味,买的辣条竟然如此拉。吃了之后墨清澈就直接放弃了学校的辣条了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的墨清澈最终敲定了自己的答案——绿茶。

    他可太喜欢喝茶了,从小学开始墨清澈就有了喝茶的爱好,甚至可以说家里的那些茶具是墨清澈怂恿他爸爸买的。相比于其他饮料那种要么甜要么清淡的口感,绿茶的微涩正好是他的最爱。

    想好了之后,墨清澈刚好走到了小卖铺的门口,然后凭借着自己的体型优势直接给挤了进去。

    小卖铺里面的排队队伍肯定不止是一排的,现在最外侧的那一排肯定是人最多的,因为很多人都不想挤。

    墨清澈则是不想浪费那么多时间在排队上,所以他直接挤了进去,打算找一处人比较少的队伍排着。

    本来不挤是没有事的,可是墨清澈挤了。

    挤着进去的他肯定是要面向里面的去查看队伍人多人少的情况的,结果在几近满人的小卖铺中一眼就看到了她。

    墨清澈不动声色地找了一个离自己最近的队伍排好,然后眼睛悄悄地看了过去,看向房间最里面的部分。

    一个穿着白色毛衣的人影赫然站在那里排着队,确实是她,这点墨清澈才确信自己没有看错。

    如果在以前,墨清澈都不需要再一次看过去就可以一眼看出人群中的她,可是现在的他需要看第二眼。这并不是他眼睛退步了,而是他实在不想认为那个人真的是她。

    她是墨清澈喜欢却又不敢说出口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他们是从初中开始认识的,从初中的时候他们就一直在一个班级里面,如今高中了,虽然不是一个班,不过也算是一个学校了的。

    从初三开始,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挺不错的,至少墨清澈的毒舌屡次指向了她,而她哪怕当时很生气,但第二天甚至不过一节课也就不恼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墨清澈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喜欢她的,因为他实在是太慢热了,而且又直男,所以对于情感的感知十分薄弱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是属于他自己的情感,如若不然他还真不一定能够知道自己喜欢她呢。

    而他知道这份情感是在高一的寒假期间,当时的他时不时就能够想到她的身上去,经过理科生一番严谨的推理求证之后,他这才是明白了自己好像喜欢她了。

    本来吧,时不时想念一下同学也是无可厚非的,可是横向对比,同样是好朋友的另一个人,墨清澈就几乎没有想起过,哪怕前不久才刚聊过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