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深空彼岸之影帝 > 第--12章 卒于宫斗!
    第--12章卒于宫斗!

    面对盛捍的邪魅讨问,公主曦颜神色一冷,天仙子般的小脸上隐隐浮现冷冽杀机。

    “贼子!

    你对得起本公主十年的付出吗?

    现在,你的神术超越列仙禁忌,就想弃我等如敝履,好去那煌煌仙域享受三宫六院帝娥神女?

    今日,本公主与你决死一战,让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曦颜公主声音颤抖,双目火眼喷发,一眼望穿了青铜古门的虚实。

    只见她铿的拔出一把青铜古剑,剑身四周无数的神性粒子如银光炸射,一串串神符凭空而生,汇成九道千丈巨剑,对着负心人当空连斩。

    “啊~

    难道这里面有别的故事?”

    盛捍懵懵懂懂的看着九道千丈巨剑从天而降,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炫酷的剑技,正想发挥无穷级学习领悟力学过来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恭喜你!

    从未婚妻曦颜公主身上学会神技————粒子潮涌(粒子操纵一千二百五十六个神技之一)”

    脑海中刚闪过这个令人振奋的信息,巨剑降临的电光石火间,又有大意外发生。

    “本公主来补刀!

    哈~

    贼子受死!”

    只见盛捍身侧三百米开外,突的闪现一白袍少女,肩扛古老RPG,鹰眼如刀。

    那弹头上刻着神秘的爆炸符纹,对准盛捍就发射了过来……

    “保护主人!”

    危险时刻,两丈外的兮薇激发了全身潜能,全身神环崩发,用尽全力想把盛捍一把推走!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从歪脖子建木中闪出两只装甲蜂,打开蒲扇大的反应装甲,分别从前面和侧面预备挡住两波攻击。

    却不想,这时一个大家伙速度快过闪电,一巴掌就对着脚下的防御团队拍了过来,虚空都被它的爪子划破了,裂开了一路的虚空深渊。

    “轰~”

    盛捍脑壳晕乎乎的,轰鸣不止,就被砸进了青铜门内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咚咚~

    坐标已确定!

    传输准备中!

    倒计时零点九五二七秒!

    传输中……

    请关闭光年通讯器,以免影响传输精确度!

    请紧急关闭光年通讯器,以免影响传输精确度!

    请立即关闭光年通讯器,以免影响传输精确度!

    光年通讯器关闭成功!

    祝您旅途愉快!

    特别提示————由于你传送时未手持神转戒第一戒面,因此它将留在原地!

    传输成功!

    目的地到达!

    祝你新生活愉快!

    嘣次~

    传输门关闭!

    等候下次为您热忱服务!”

    歪脖子老树建木下,只剩那天角蚁祖魂如天雷浑厚的声音还在回荡!

    “猎神纹!顶不住!顶不住……

    撤了……撤了……撤了……”

    美少女小秘书兮薇一脸血撞在古青铜门上。

    她真的是太惨了,想把少舰长大人推开没推到,想跟着进青铜门没跟上,嗡嗡的勇敢的撞上了十亿斤的古青铜门……

    她不甘心啊,睁大着泪血朦朦的双眼,使劲扒拉着古青铜门,想打开它,跟上少舰长大人的脚步!

    她之所以还活着,完全是因为关键时刻盛捍把古青铜门转了个方向,把两面的攻击都挡住了。

    下一刻,她将成为两位公主的俘虏!

    她真的不想背叛那个男人……

    星空中,两位公主并肩而立,都有些傻眼。

    公主曦颜弱弱的道:“不是练气期一万层就是列仙大圆满,筑基一万层就已经超越神王天尊了吗?”

    那白袍少女公主咬着下唇,不断磨着牙回道::“哼哼哼~他就是喜欢仙域的臊神女浪帝女!

    唔唔唔~我把他赶到别的女人藏上去了……

    不行!

    我也要和兮薇去撞门!

    去抓坚!

    去割了他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一千万光年外。

    仙域无界森林中。

    千亿里大荒野的蛮荒风景。

    古木狼林,还有瀚海沙漠,万里草原,亿万蛮兽大混战。

    “卧草啊~

    没带门!

    粒子潮涌!

    粒子粒子潮涌!

    呼呼呼!

    我在上升?

    不!

    我在殒落……”

    半空中,四个黑点如流星坠向大地,只有盛捍咋咋呼呼地还在练习神技,感叹跳伞没带伞也没带十亿斤的青铜门…………

    只见他身周空气被激活,化成彩色粒子飞舞,他一直在狗刨,试图放慢下降速度,体会在空气中游泳的神妙。

    这高空的空气太清新了,多含了臭氧因子和某种莫名清新因子,呼吸一口五脏六腑都焕发了新的生机。

    所以,盛捍舍不得下降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朝阳轰破大地,迷雾尽散,紫气东来,灌入这无边无际的古木狼林间。

    一秒钟拉长成了一年,一口呼吸仿佛从混沌鸿朦到开天辟地,新的世界扑面————不,顶着pp而来……

    山高人为峰,盛捍挣扎着落在山巅上,落在山巅上一棵大果树树尖,一pp正好扎中一颗榴莲大小的浆果……

    非常的劲爆,溜溜滑滑的浆果嘣的炸开,流浆如瀑布喷发,全流落到了一片上百米长的红紫色阔叶上。

    盛捍紧跟着滑落在红紫色阔叶,先后使用了神技急速脸刹————急速滚刹————急速臀刹————急速脚刹————急速手刹…………

    还是没有刹住!

    舔着清甜甘冽的浆果汁,向下滑过一片又一片百米长的阔叶,学会了神技————渡叶飞仙…………

    实在是没办法了,这坡都是六十五度以上,高也不知道几千米……

    这阔叶树连绵如斜海,一叶接一叶,连个缝都不给人抓……

    至少下降了三百丈,盛捍才赢来了安全落地的希望。

    眼下是一片熟悉的竹海,连竹子尖都有碗口那么大,弹性十足。

    盛捍拼命抱紧一竹尖,嘎吱嘎吱的摇摇晃晃滑溜着落地。

    “啊嘘~”

    “两个臭娘————臭公主!

    都是你们害的!

    我要是没找到活的秀智,你们都得赔命!

    两条命,一条也不能少!”

    刚做完跳伞不带伞的极限运动,盛捍扶着碧绿的大竹子,恨恨的发着怒。

    好家伙,身边这碧竹足有一个人合抱粗细,放在地球上绝对是竹中帝王!

    “滋滋~”

    吸溜着脸唇边的浆果汁,盛捍考虑着要不要找一找刚刚在空中的伙伴。

    这一眼望不到头的竹海中,只能以声寻友了。

    一共有三个古怪的小伙伴。

    一只是刚活过来的看门蚁皇阿马,一只巴掌大小,外形非常凶悍。

    另外两只是装甲蜂,三个拳头大小,一身装甲和保护色,可以开路可以防护,非常有用!

    这时候,也顾不上高山竹林中有魑魅魍魉或者凶兽了。

    盛捍觉得刚刚自己学会神技————粒子潮涌,不但可以用来渡叶飞仙,还可以用来打太极,抱圆飞石飞叶,可攻可逃,怕个球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蚁命也是命,蜂生也是生!

    被蚁祖坑了,装备都没带一件,没带一件啊啊啊啊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盛捍刚刚还悲天悯人,马上又怨天载道,他实在是有怨气,比窦娥还大的怨气!

    堂堂天角蚁祖魂,号称什么上古十大凶兽,你挡不住,不知道自己一只蚁跑路吗?

    硬是要把自己拍在前头…………

    他就不信十亿斤,三丈长宽的古青铜门还挡不住那些攻击…………

    真的是凶兽心里只有凶兽!

    凶兽害怕着人类,又鄙视着他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言难尽间,盛捍想大声喊冤!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……

    皇阿马你祖宗的,不抓十只竹虫回来孝敬,就烤你————吃!

    蜂峰!蜂蜂!

    有钱疯!有钱疯!有胆疯!有胆疯!这里有浆果!甜甜的浆果!比蜜甜的浆果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盛捍根据在空中用万物鉴定术鉴定的伙伴名,踮起脚跟,手成喇叭状,放在嘴边,动情的高声一一呼喊。

    他实在太需要这三个小伙伴了,因为它们才是探索森林的优秀专家!

    在望不到尽头的竹海中,他想到他可能是大熊猫和蟒蛇的吃食…………

    当然,他也不会饿着,竹海中一年四季肯定都有地下竹笋。

    其它美食不仅仅有烤死的蜈蚣,还有烤死的蛇,烤死的蚰蜒,烤死的蛤蟆,蝎子,甲虫等等。

    其中最美味的就是烤竹虫了,小指长短大小,都是蛋白质美味。

    不过,他心中闷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想烤着熊掌,石板油炸竹虫,做一回竹海勇士!

    他太饿了!

    似乎又是上吊又是扛门又是极限跳伞的,米粒未进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我想吃国宝————真的!”

    盛捍使劲的从地上扣出一块石头,他打算从凶猛的野人崛起,统治这片竹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