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深空彼岸之影帝 > 第--18章 赘婿!别跑!你走光了!
    第--18章赘婿!别跑!你走光了!

    今天,盛捍真是见世面了,什么仙宫神子,脾气真是太火爆了!

    人啊,这一辈子,绝不能火急火燎失了本性,否则下一步就是地狱深渊…………

    当然,这个道理只有历过生死,被人欺辱,忍过痛过的人才懂那么一丝。

    看着新神子身死,连死法都极具惊悚的艺术感,所有人都呆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要报仇吗?”

    一个新神子今天刚提拔的化神护卫弱弱的传音摇光仙宫众修士。

    “他有赤霞仙剑!他抬手可屠千里!”

    另一个护卫鄙夷的回应。

    这年头,谁还为一个没权没势没老祖的天才殉葬,咱又不是九头蛇千头怪,掉几个脑袋玩的是刺激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那逃吗?”

    剩下的一个化神期护卫吞了吞口水,心中七上八下的。

    所有摇光仙宫修士都看向神女云惜,她才是智美无双的领导者。

    神女云惜此时却有些痴,一双秋水剪眸满是那个揉着赤霞仙剑叹息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无邪————

    你就是我的无邪哥哥!

    无邪哥哥…………

    你真的不忘诺言,千世轮回,回来找我了吗?”

    她樱唇轻启,喃喃自语,霎时间梨花带雨,冰冷了一个纪元的心像是在复苏,咚咚咚的为那个男子敲着鼓点。

    当年,那个男子也是这样,对任何荣辱都置若罔闻,就守护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那个男子比她天才十倍,比他强一百倍,甚至比她————还美…………

    他动不动就说最讨厌的话————有一天,我会打断肋骨给你熬汤喝,你信吗?

    她当然是不信的,他仙骨神体,怎么会破坏自己的帝路前程,给她移植无敌血脉。

    可是,在她入魔要羽化的那一刻,他还是实现了他的诺言,他逆行伐天,用他的无敌血脉保住并封存了她,留下他的肋骨在她胸口,用至尊器无敌骨保护她永生永世!

    为什么眼前这个男子发色发型眼神颜值和他那么神似,连揉赤霞仙剑的样子都一样可爱神俊。

    如果眼前这个男子说一句————把我的肋骨还给我,那她一定扑上去,把他绑走,或者————被他绑走!

    盛捍抬头,就看见一神女望着他痴痴的哭了。

    “被海王的死吓哭了!

    神女这么脆弱吗?”

    此时的他已经通过他心通,明白自己融合的魔主身躯强如列仙,他非常怀疑神女云惜想哭遁,这是少女的常用技能…………

    哭遁这个技能,当然是前女友秀智常用的。

    他由于被誣制造威亚失事谋害华国天仙,早就倾家荡尽,前途尽毁。

    只有前女友秀智相信他,把他骗到辣泡菜帝国,每天哭遁出去演戏,害得盛捍心疼得不行,不得不去片场盯着这闹心少女。

    而闹心少女秀智就能借主演之便,不断的给他安排工作,软硬兼施,让他安安心心当吃软饭的赘婿……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盛捍又是叹息不已,他十分着急,想知道双胞胎姐妹的生死和踪迹。

    所以,他又用上了他心通,一步步接近神女云惜,刺探情报。

    “嗯~她喜欢男人肋骨熬汤的浪漫————他叫无邪————他比她不美————这么不自信?”

    盛捍一探一个准,终于找到套消息的门道了。

    这时的神女云惜毫无防备,金刚琢早已化回玉镯戴在莹莹玉手上,小短剑也收回了乾坤袋,整个人痴痴的浮在半空,由一个大乘期长老死死看护着。

    “云惜神女,你是目前为止,本神皇见过最让人惊艳的女子,不知道多少男人————想把自己肋骨打断了给你熬汤喝!

    如果那根肋骨的主人知道————只有他成功的耽误了你一辈子,他在轮回中都不会放弃————再与你相遇的。

    虽然我们是敌人,但我绝不会伤害————那根肋骨想保护的一切!”

    盛捍手中弹拉着面条似的色剑,微微一笑,对凄美的爱情故事赞美有加。

    少女的软肋在哪?

    就是说出她想说的心里话,死劲的赞美,可劲的欣赏,再送一份大礼。

    如此,就算你刚偷看了她沐浴,她都不舍得赶你走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无邪!

    你就是我的无邪哥哥!

    你就是我的赘婿!

    你再也跑不掉了!

    你别跑————

    别跑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听见眼前男子居然知道她最隐秘的往事,神女云惜一下就魔怔了,她陷入了最美的梦中,她的无邪哥哥正一步步向她走来…………

    她要狠狠的抓住他,再也不矫情,再也不任性,再也不放他离开。

    她迈开脚步,带着最甜蜜的笑容,向他伸手。

    盛捍小小的吓了一跳————“什么————又是当赘婿,我心慌,我不干,我想跑,我有始有终,我喜欢会哭遁的秀智,我道心坚挺,色即是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都怪自己嘴贱,老提仙女前任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神女!他是九天之上的列仙!他能洞穿世间一切!

    他没有承认过他是无邪!”

    看护云惜的大乘期长老赶紧出言阻止,再得罪列仙,神佛难救。

    “不————他不是列仙!

    我感应过他的气息,我熟悉他!

    我喜欢他!

    他就是我的赘婿!

    他就是摇光仙宫未来的无上之尊!

    他就是我的!

    就算万世轮回也跑不掉!”

    神女云惜双眼中神芒爆闪,她动用了一切手段去感知眼前的少年男子。

    她感应到了同样的至尊无敌血,同样的体香,同样的功法,同样的一种调皮气质。

    她绝不会相信有两个人会如此相似!

    “我会帮你找回记忆的!

    无邪哥哥!

    你快过来!

    你看,那小色剑它还是一样喜欢你!

    你相信我————我会护着你!小色剑也会护着你!

    你就当个自由自在的赘婿,再也不用辛苦!

    唔唔唔~

    我知道当赘婿就是你的理想!

    我一定帮你实现!”

    云惜确定了眼前的家伙就是自己等了一个纪元的人,她再也忍不住了,连小鞋子都跑掉了,光着脚飞奔,定要狠狠的扑入那人怀中,放肆的哭上三天三夜。

    盛捍却是快疯了,仙女真疯狂啊,他是真怕了。

    怕的是鸠占鹊巢,那肋骨至尊血轰隆隆就把他给毙了。

    都说无上至尊真灵永不灭,他的一器一物都蕴含着他的不灭意志,更何况无上至尊的无敌血骨,那还不是可屠一切亵渎者!

    所以,盛捍把小色剑一扔就跑路了。

    这种随时致命的孽缘他可不敢碰。

    只见他大喊一声:

    “等一下!

    我喝多了酱果!

    我有些激动!

    我去那边尿一下下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神皇要尿.尿,谁敢观瞻,盛捍驾起妖风魔雾,利索的尿遁了。

    跑得他出了一身汗,兜兜转转翻到了山另一头。

    好男人不改初衷,继续思考寻找会哭遁少女秀智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以侦察学角度说,任何犯罪都会留下历史证据!

    任何人口失踪,都会有生物见证。

    对对对,这山上,我刚落地听见过鸟叫。

    不害怕其它生物的鸟,必定是有智慧的。

    它们才是所有剧组人员如何降落,如何离开的见证者。

    我有他心通,肯定能读耳它们这一天的重要记忆!”

    盛捍一拍脑门,精神焕发,比神女云惜更疯狂起来,利用三只小伙伴的装备,绑架了一个山头的小鸟凶禽。

    “呱呱呱~啾啾啾~咕咕咕~唳~”

    上百只小鸟凶禽被挂在一根大竹子上,接受着人类巴巴的真心话大冒险。

    盛捍左手浆果,右手灵蜜蜂蛹,诱惑着小鸟凶禽们。

    听话看他的有吃有喝,不听话还抖腿想跑的拔毛,让你在群雄面前走光露腚…………

    经过上百次辛苦使用他心通,翻看了所有鸟类今天的记忆,终于找全了剧组成员降落时的立体影像。

    这些家伙一出现就分成两堆,分别安全降落在山两边。

    二十几个人降落,响动声和惊喊声较大,还亮着火把大灯,惊动了几十里外的修行者和妖怪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被两批人分别救走。

    也不是修行者都大发善心,而是因为剧组人员很团结,又有人资质逆天,不舍同伴,才全被带走了。

    盛捍只知道秀智姐妹七个人一起,有四个修行资质不错,然后被骑着仙禽的大派修士一起送回门派。

    他们回转所经地有两个,一个是列仙城,一个是无界城,都十分遥远,至少上百万里行程。

    “浩瀚兮长歌!

    无归兮战魂!”

    盛捍望着莽莽竹海,感叹仙踪难觅,他得靠自己,一步步走出无界森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