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深空彼岸之影帝 > 第--25章 诡术惊世!
    第--25章诡术惊世!

    少年小道士晃晃悠悠,边走边改变声音,直至和白胖子声音丝毫无差。

    “上挖天帝坟?下勾神女魂?

    这不就是大道之士我的梦想吗?

    中邪了中邪了!

    白小胖,快快快!

    清心咒!辟邪符!

    快快快!童纸尿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白胖子感觉不妙,催促着黑瘦子赶紧施禁法!

    远远的,白胖子就感应到少年小道士的行踪和广告词,他整个人都不好了,怀疑两人陷入了心魔幻境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————那幻境中走来的家伙还用他的声音在大话连天。

    传说,在荒野中,有一种奇怪生灵会跟在人身后,学人说话。

    当你第一次好奇回头,它就会张开裂到耳根的深渊巨口,跟你傻笑。

    当你一害怕,他就会探出十丈长的尖刺倒勾舌,吸走人的整个脑子。

    从此,这个怪物就怀着你的梦想和声音,替你活在这个花花世界上。

    这种怪物并没有一个具体的名字,它的形象更是模糊,所以更让人害怕遇见。

    “十十————十三个!

    呃嘎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满身黑泥的瘦子吓得一pp坐在地上,指着迷雾中走出的家伙们,恨不得翻白眼晕过去。

    迷蒙的雾霭中,有上百双闪着莹莹光泽的眼睛,它们全都寻着声响,好奇的盯向一胖一瘦两人。

    .“啊嘎————怎么有两百多只眼睛…………

    咔咔咔————咔咔咔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白胖子隐隐约约看到了来者邪气森森,每个怪物头上的眼睛五颜六色,还贼多,吓得他白芽芽的牙齿忍不住上下嗑颤。

    根据他俩下墓的经验,眼睛越多,代表着手段越多,越是邪恶。

    “嚓~~轰~~”

    忽地,两人眼前亮出十几盏金灯,黄纸符漫天爆开,诡异的燃起,使得百丈内迷雾尽散。

    “嗷~~呜!

    美!鬼!”

    一胖一瘦两人眼睛齐齐大亮,看清来者何人,恍然大悟,刚想来句“无量天尊”同门问好,却又吓得转身就四脚爬跳。

    那小子驯鸟禽不要紧,赶尸也不可怕,可怕的是大白天顶着穿小红鞋大红衣的冥女出行。

    这冥女还朝他们眨了眨冥眼,红艳艳的血泪让人心胆俱颤。

    两人根据万圣门的记载,冥女这种东西,生前执念越是强大,死得越是凄惨,死后越是美艳,法力越是滔天…………

    眼前这尊冥女,不但能身压小道士,还美艳不可方物,至少他俩以前从未见过如此诡美的灵物。

    冥女眨眼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这跟大白天鬼眨眼一个意思,就是咱们玩玩吗?玩到死不轮回的那种!

    后有百万年老僵,前有美艳冥女,还被困在大阵中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胖一瘦两个家伙差点爬断腿,连金灿灿的小铲子都不管不顾扔下了。

    “等等!

    等等~

    两位小师兄!

    小道上镇万古!下镇九幽!

    今日和两位有缘,特来助一臂之力!

    不必惊慌不必惊慌!”

    少年小道士不明所以,驾着闪电拦住两人,急急摆手出言。

    这第一桶金绝不能跑了!

    小道士出山,当然要图个开门红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~

    我大道之士怎么如此命苦啊!

    不就是挖个堕仙墓而已,就弄出个百万年老僵。

    跑路还碰到史上无双的冥女…………

    呜呜呜~

    怎么逃啊?”

    白胖子趴在地上,爬不动了,哭得“蔫花”带雨的,道髻都散了下来。

    黑瘦子也不跑了,愣了一愣道:“不————不是新帝帝子墓吗?

    为什么是堕仙墓啊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~人之将死!其言也善!

    白大胖啊,道士我没有骗人。

    那堕仙确实曾经称帝,不过是登不上台面的堕帝,他儿子确实埋在那,以葬族秘法蕴养复活。

    我们挖到的,可能是帝子冥卫…………

    呜呜呜~”

    白胖子哭哭啼啼的,抹着泪和泥向朋友交代事实,再不交代就有点晚了。

    野外遇到假道士,还非常诡异的那种,一定是不正经且杀人不眨眼的。

    冥女现身人间,一定也要血食,还会吸魂炼魄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呃————金有德,要不我们从了这位道爷,求他给我们留条魂魄去轮回?”

    叫白大胖的黑瘦子转着黑溜溜的大眼,楚楚可怜的俯首在地哭丧着道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~

    白大胖,我骗了你!

    我寄了一缕魂魄在祖师爷座下!”

    白胖子痛苦的拍着瘦子的背,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黑瘦子又愣住了,开始怀疑人生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少年小道士真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两个大男人,哭哭唧唧的,你侬我侬的互相揩油,互诉衷肠,简直腻死个人。

    他“咻”的一声跳到两人跟前三步,一手拔出一把山海紫竹雷纹剑,认真的敲开两人握住的手,问道:“要专克鬼怪的紫竹雷纹剑不?”

    “唔唔唔~

    小道我什么都不要,你千万别吃我一身五花肉,太油腻!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,我一身尸毒和污泥,吃起来沾牙塞牙!

    放过我们吧!

    呜嗯嗯嗯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家伙哭得伤心极了,偷偷抬头,时不时贼兮兮的打量那美艳的冥女一眼。

    冥女闭着眸子,似乎睡着了,只是嘴角有一丝邪魅的笑,让人心神不安。

    看到两人答非所问,少年小道士摇摇头,心道两个胆小鬼也敢下堕帝仙坟?

    “有钱吗?

    有好东西吗?

    出货吗?”

    少年小道士幽幽的问道,跟气氛有些不合拍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胖瘦两人异口同声的愣着回应。

    一息后,两人喜极而泣,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所在,长长相视后,异口同声回道:“有!”

    紧接着,两人全身摸索着。

    从胳肢窝,红裤裆,肚脐眼和鸡窝头中,掏出一堆的劣质储物袋乾坤戒。

    全都恭恭敬敬的捧到了少年小道士的脚下。

    少年小道士通通摄起收走,扔出两把山海紫竹雷纹剑,又扔出两串像是黑舍利的黑蛋,一串三十六颗。

    只见他耐心的解释道:“这黑蛋专克魑魅魍魉,用神念包裹,使劲一捏,弹射出去,可自动追杀目标!

    切记切记!一弹一座山,一弹截断河!”

    看这两人实在胆小,丹田和肚内还藏着好几个优质乾坤戒乾坤袋,非常的鸡贼,不宜结交,少年小道士交易完就打算撤了。

    他还在秃子面前,替这两货背了妖道的锅,也不欠情份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能阻挡少年小道士的步伐!

    在这迷雾四起的九曲天河阵中,对拥有上百种粒子神技的他来说,就犹如蛟龙在河,尽在他的感知掌控中。

    九曲天河阵,说白了就是迷魂镜像中引入地煞之气和山间草木之气,又引风云入阵,能迷人心神能飞沙走石而已。

    入阵之人往往会被地煞之气侵染,心神失守,又被草木之气毒害,风云突变失温,飞沙走石悚人,才难以生还。

    说起来神妙,但粒子神技可以轻松模仿并改进。

    只要用粒子旋涡粒子潮涌,一路卷起各种粒子,形成潮涌,就可破了这阵。

    这就是滔天洪水漫过,山川皆为平地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叮呤叮呤~”

    少年小道士摇起破铜铃,头也不回,带着十二僵队伍,准备寻找下一位有钱人。

    “咚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“咚咚咚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小道士的道唱还没响起,就有震地的巨大心跳声由远及近。

    “百万年的脚气味?”

    他嘀咕了一句,望向不祥传来的方向,厌恶的捂住鼻嘴,只想尽快赶路。

    和百万年脚气味有缘的是那胖廋两个胆小鬼。

    而他早已用粒子凝固隔绝了十二僵队伍的气息,除非用肉眼才能追踪他。

    不过,为了保险,他又使用了粒子虚化,整个队伍都渐渐变成了透明空气,在一蹦一跳间,如幽灵般隐去身形。

    这一切变化都呈现在胖瘦两人眼中,两人十分惊讶,连法眼都追踪不到冥女队伍的踪迹,难道刚才都是一场梦?

    不过,当他们拾起山海紫竹雷纹剑,看见剑上雷纹闪烁,不是一般的紫竹剑时,又肯定了不是梦。

    “我们遇到了仙缘!

    僵魁离我们不远了~~

    我白大胖打算跟着冥女,百死不悔!”

    黑瘦的白大胖咬着白牙,迈开长腿就追上大路,也不和白胖子卿卿我我了,他实在是不喜欢百万年脚气味。

    而冥女队伍呢,不但美艳,还有活禽紫竹,似乎是个能活人的队伍。

    “等我,大胖!大胖!”

    白胖子两个下巴都急出来了,伸着胖手,呼哧呼哧直追。

    他已经看到两个绿油油的眼珠飘飞,在百丈开外寻找活人踪迹。

    这次惹的僵魁可不一般,生前可能分修血肉骨皮眼耳四肢五脏,居然能血肉骨皮眼耳四肢五脏分开行动,到处吃人。

    那七大部教由于好奇,派出一堆仆从跟着下墓,无声无息被吞了大半。

    顿感不妙的仆从们逃出大坟,但死得更惨烈了,被诡异的当空裂尸吞噬精血。

    几大高僧道人也是不敌,才抛弃了胖瘦两人,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半路上,一大德高僧还把少年道士认错了,以为胖瘦两人比他逃得还快。

    “道爷,道爷!

    等等小德子,等等小德子啊!

    同门相济!

    小德子愿散尽家财,求道爷庇护!

    小德子可是你的徒子徒孙啊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白胖子金有德叉开肥腿,冲向大道,循着十二僵的脚印,哭哭啼啼的求救命。

    雾霾中,两只拳头大的绿眼珠子在林中飞舞,十分诡异。

    当白胖子跑起来后,大绿眼珠子感受到震动源,就寻着它的缘份来了。

    高空中,一颗脸盆大的艳红心脏渗着绿油油的血珠,俯视着百里九曲天河阵。

    一瞬间,似乎接受到了召唤,脸盆大的艳红心脏也寻着大绿眼珠子的踪迹而来。

    白胖子感受到身后慑人的诡异,哭得更伤心了。

    “道爷道爷,救命!救命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他挥舞着山海紫竹雷纹剑,捏着法印,喷出好几口血箭加持,奈何引来的雷小声大,根本阻不了大绿眼珠子。

    此时,他在断后,已经落后黑瘦的白大胖好几丈,那大绿眼珠子距他不过十丈。

    只要再过一两息,大绿眼珠子非喷他一背的阴火尸毒。

    黑瘦的白大胖见战友危急,也跟着猛喷血箭,以山海紫竹雷纹剑引天雷,精准劈向大绿眼珠子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两人相互护卫,一路喷着血箭,相当惨烈的狂奔在大路上。

    少年小道士回头,遥见此情此景,心道两位真是情比金坚,也只能祝他们百年好合,早生冥子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年头,扶个老人都要倾家荡产,救个天仙还需斩断今生,救不起救不起啊…………

    叹息一声,少年小道士默默的的替二位计算着喷血量。

    “一百毫升!

    二百…………

    三百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六百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千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卧去!这两人血量真高!

    脸不白腿不软的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三盏茶时间后,恐怖的喷血量终于感动了天地。

    少年小道士犀利出手了。

    只见他“咻咻咻”的向天弹出上百枚黑蛋,公鸭嗓子大喊一声“开天!”

    他身周无数的雷属性粒子和冰属性粒子朝天狂涌,一瞬和着百枚黑蛋在百里内炸开。

    “嗡~轰轰轰!”

    整个天空雷声隆隆,黄金色的,金紫色的,血色的,黑色的闪电交织,虚空炸裂开无数道细缝。

    九色的祥和粒子漫天绽开,形成一个百里的彩虹罩,几千里内都可看见这百里彩虹罩散发着仙光。

    大绿眼珠子和脸盆大的艳红心脏被各种天雷劈个正着,炸开成漫天绿雾,彻底湮灭在雷声和仙光中。

    “开天”过后,漫天只剩彩虹仙光。

    刚跑出去千里地的七大部众又有一部分高手返了回来,察探是否祥瑞仙宝出世。

    远远的,他们就听到了一公鸭嗓吼道:“给钱!不给就去死!”

    高德大僧和仙品道人们怒了,竟敢劫我佛道之家的香火钱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