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我成了过气武林神话 > 第四章 添油燃灯,映照大千
    胎息二字,既是总合,也应当分开看待。

    胎是圣胎,乃真神所系。

    息是真息,为内外呼吸。

    两者之间既神之与气,互为其根。

    神属阴,气属阳,神是性,气是命,所以胎息之修行即是调合铅汞,性命双修。

    唯有神与气都臻于一定高度,才有可能抱成圣胎。

    当今之世,胎息之境的修行法,普遍指向一种法门。

    “开九窍法!”

    或许还有其它法门,但原身既未听过,更不曾见过。

    所谓九窍指的是三大丹田:气海,降宫,主窍。

    三大命关:夹脊关,尾闾关,玉枕关。

    阴阳二门:阴窍,阳窍。

    一座神宫:泥丸宫。

    作为旧时代武林神话,将旧法走到了尽头,没有谁比裴远更能理解旧法和新法的差距。

    天壤云泥之别。

    “旧法实质上只是涉及到了三大丹田之一的下丹田‘气海’,而且相对于新法,旧法并没有怎么去挖掘‘气海’一窍本身的潜能,更多将其视为存储功力的囊袋。”

    裴远轻轻叹息。

    一窍对九窍,而且即使在这一窍上的理解应用,也犹如小学僧和研究僧的区别,这种差距就是低武和修仙。

    三册新法典籍皆是残缺不全,并没有完整的开九窍法。

    这些法门是裴东来在天变初期搜集到的,毕竟那时虽然一夜之间冒出了不少奇人异士,可短时间内,裴东来依旧称得上顶尖高手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愈是灵性之物,愈需要精纯的意志才能看到。

    吞噬了百余位高手神气,裴东来的本我灵性早就成了个大染缸,所以哪怕有灵宝落到他面前,即使灵宝内蕴玄奥功诀,他非但无法看到,反而会被灵宝灵性所伤。

    裴东来能够带在身边的只有些灵性粗浅之物,至于他搜集到的一些具有强大灵性的宝物……

    天下诸多的深山大泽,奇峰险绝之地都是他藏宝所在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那些藏宝地还有多少没被发掘?

    估计所剩无几了!

    修为越高,对于灵性的感应也就越强,他藏得再深,也抵不过高手搜天索地的探查。

    天变初期,裴东来辗转天下一年有余,直到有一天在一处山林内发现一尊灵性磅礴的独眼石人,没等他上前,林中就飞扑出一只怪猫与他搏杀。

    那是只灰扑扑,巴掌大小的山猫,额头却生出了第三只眼,扑杀如电,爪裂金石。

    那一场厮杀,裴东来虽然最终击退了三眼怪猫,他的左眼处却留下了几道深深的爪痕,过了足有半年,伤口才渐渐愈合。

    打不过猫的武林神话……

    从那天起,裴东来知道这已经不是他的时代了,遂而隐姓埋名,漂泊江湖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裴远就觉得左眼处隐隐发痛,他手指伸到耳根处,指间溢出一股柔和的劲气,轻轻揉了揉,忽然从脸上撕下一张薄如蝉翼的面具来。

    藏身天雄会,裴东来当然不可能用真面目,他是全才,一手易容术之高妙,乃是当年拷问了千面郎君七天七夜才得到的。

    走到铜镜前,裴远瞧见镜中映出一张清癯俊秀的脸孔,剑眉入鬓,瞧来不过二三十岁年纪,但其眼中蕴含的沧桑岁月却又非青年人所有。

    裴远抚摸着左眼处四道狭长爪痕,只叹一声还好,幸亏这一爪没把眼睛给掏了去,不然以后遇到熟人该怎么解释?

    “我把这只眼睛赌在了新时代?!”

    注意力回到三册新法典籍上,裴远坐了下来,从《洞神秘录》开始翻阅。

    这些书原身不知道翻阅了多少遍,倒背如流,但裴远还是想自己亲自读一遍。

    《洞神秘录》开篇明义,涉及到了一小段的养神之法,其后便是开九窍法中的三窍,分别是下丹田‘气海’,中丹田‘降宫’,三大命关中的‘尾闾关’。

    《坐忘心经》记载了四窍修炼之法,乃是‘玉枕关’,‘尾闾关’,‘阴窍’,“阳窍”。

    《神霄道尊说胎息经》仅有‘泥丸宫’的开窍法门。

    抛开《洞神秘录》和《坐忘心经》重合的‘尾闾关’,看起来九窍已经得了七窍之法,实际上还得考虑法门冲突问题,并不是随便几种功法凑全了开九窍法就能孕育玄胎,更大可能是功法反噬己身,到时候能剩一口气都算幸运。

    “万化之源,道之玄炁,虚无自然……散而为气,聚而成形,其中有神……。”

    裴远读着那《神霄道尊说胎息经》却是心有触动,似乎神为之夺,彻底的沉浸其中,恍兮惚兮之间,他心神扶摇而上,如驾云雾,飞腾九天十地,忽然“轰隆隆”一声巨响,像是有雷霆撕裂长空,眼前陡地多了一座通天彻地,蕴含着无数玄妙道理的神宫。

    待要细看,又发现那哪里是什么神宫,分明是一座门户,裴远仿佛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推动,猛然一头撞进了门户之中,与此同时,心中升起了一股明悟。

    “泥丸神宫,九窍之中统合一体,最重要的一窍!”

    “原来这一窍,我不知觉间已经打开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?是了,是禳星之术!裴东来用这门奇术洗涤神魂,虽然连他一起都被洗掉了,却造福了我!”

    泥丸宫内,是一片的亮堂堂,光灿灿,似乎仅是斗室之间,又仿佛无限辽阔,能够延伸至遥远无垠的空间,而在神宫中心处,却诡异的悬浮着一盏材质灰白,式样普普通通的油灯,看起来颇为古旧。

    这样一盏油灯,寻常家庭里都有,很是不起眼,可出现在泥丸神宫内却又是那么的怪异。

    裴远想要伸手触摸,随之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形体,但有了触摸的念头,一股意念就自然而然缠绕到了那油灯上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心神剧颤,从油灯之上蓦然传回一股神秘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添油燃灯,映照大千!”

    裴远吃了一惊,随之猛地朝下跌落,一瞬间似从九重天砸下。

    屋子里,桌上的一盏盏青灯烛火晃动,灯火映入裴远双眼之中,仿佛他的眼睛也着火了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