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我成了过气武林神话 > 第六章 陆上红蝶,山中异虎
    (上章有增添,没看过的可能觉得衔接不上……)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你这么会说话,你爹知道吗?

    艳丽女子名唤陆红蝶,他爹就是天雄会大龙头陆元龙。

    天雄会真正发展壮大也是在这二十年间,驱逐、吞并其它帮会,逐渐有了成千上万人的规模,在陆红蝶小的时候不过数百帮众,当时裴东来存在感不算太低。

    因此陆红蝶对原身尚算熟悉。

    “那真得辜负大小姐美意了,一时半会,古某人恐怕还用不上。”

    裴远被她的话噎了一下,脸上却是笑呵呵。

    他戴着的面具实在是巧夺天工,精妙之极,再是细微的面部表情也能惟妙惟肖的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也是!”

    陆红蝶点点头,仔细打量着裴远,摸着白嫩的下巴,说道:“跟以往相比,今日之先生,倒真是有几分神采了。看来今次先生闭关,必是大有进益,恭喜了!”

    裴远微笑不变,问道:“大小姐怎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哎!会中事务,大事小事都有人管,我是实在闲得发慌,前几日向爹爹讨了巡山的差事……。”

    陆红蝶目注山林深处,怒喝兽吼声愈发激烈了,她神情一正,沉声道:“正事要紧,就不与先生闲聊了,我先行一步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陆红蝶袍袖飞舞,衣裙摇曳,真如同一只翩然起舞的艳丽蝴蝶,姿态轻盈好看,速度却是如一道飓风,飞快飘走。

    裴远瞧着这一朵红云在山道上起起落落,眼眸微眯。

    “真气凝实,劲道雄浑有力,不过顶上空灵之气若有若无,时断时续……这是已开了气海,尾闾关两窍,阳窍却是将开未开!”

    只从这点就能看出,陆红蝶是有名师指点,不是得了一门法便胡乱修炼。

    气海是‘气’的中心。

    尾闾关是‘劲’的中心。

    而阳窍则能统一‘气和劲’。

    同理,绛宫是‘形’的中心,夹脊关是‘势’的中心,‘形与势’统一于阴窍。

    倘若陆红蝶真正打开阳窍,达成气劲统一于灵,那么即便只开三窍,对上一些开了四、五窍,却无法达成统一的修炼者也未必会输。

    这就是散兵游勇对上有着统帅的精锐之师的区别。

    “原身开了四窍,但我来了之后,又打开了泥丸宫,九窍之中,以泥丸最重,能够统一整体!虽然只得五窍,但能够发挥出来的力量,对上寻常开七窍的高手也未必不能一战。”

    胎息之境的修炼,七窍是一个分水岭,称得上是一方高手,能够组建势力,盘踞一地。

    数年前的陆元龙也就这等修为。

    即使这几年他有所精进,但距离成就玄胎之境,怕也还有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要想成就玄胎,必要神气升华,融合为一,进而脱胎换骨,这是真正的蜕去肉体凡胎,一步迈出,就与俗流不同。

    玄胎之境,放眼天下,也称得上一流高手,一旦成就,陆元龙能够轻易把青蛇教,铁掌帮加上七侠社按在地上揉搓。

    有着陆红蝶顶上前去,裴远也乐得轻松,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沿途倒是又遇到了一队匆忙赶来的巡逻卫队,个个精悍强壮,腰佩钢刀。

    随着卫队赶向事发点,老远就看到一片狼藉的场地中,树木摧折,青石粉碎,伴随着剧烈的狂飙,场中沙尘飞卷,一头堪比黄牛大小的猛虎左冲右突,虎吼连连,轰鸣如滚雷。

    它周身血煞之气弥漫,仿佛笼罩了一层薄薄的红雾,面对几十名天雄会武者的围攻毫不退让,十几口钢刀斩在它脊背,脑袋,大腿上,却只能划出一道道印痕,连毛皮都无法击破。

    凶虎挥舞巨掌,直接就将一口钢刀拍成粉碎,大口一张,就咬掉了那人的头颅,随即从巨口中涌出一股吸力,将这人吸入嘴中,“咔嚓咔嚓”嚼动骨骼,让人头皮发麻的脆响声中,吞入腹内。

    红影晃动,蝴蝶飞舞。

    嗖!嗖嗖!

    陆红蝶站在高处,张弓搭箭,精钢劲箭裹挟着凌厉的力道,锐啸破风,连珠三箭,疾射而出。

    凶虎一声厉吼,张开大嘴,伴随着恶臭的腥风,碎裂的皮肉夹杂着内脏,肢体“哗啦啦”狂吐而出,迎上了来袭的三箭。

    血雨淋漓而下,让场中正在围攻凶虎的不少人都撒了一身,一个个顿时脸色惨白,呕吐不止。

    三箭被血肉碎片一挡,力道消减,失了准头,并未对凶虎造成多大威胁。

    “好孽畜!”

    陆红蝶也是脸色铁青,扔了大弓,红袖一吐,两口闪烁寒芒的弯刀掣出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一声叱喝,陆红蝶足下猛地一踏,身形冲天飞起,两口弯刀在半空中蓄势待发,飞星般坠向凶虎所在。

    “上!”裴远身边的几十名巡逻卫士也是呼喝一声,在头领招呼下,纷纷拔出钢刀,掠杀上前。

    刹那之间,那头凶虎陷入近百名天雄会武者以及陆红蝶的围杀之中,陆红蝶气劲勃发,弯刀如寒月,破开凶虎身上萦绕的薄薄红雾,在它头上斩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。

    但这愈发激起了凶虎的戾气,或扑或咬,或挥动巨爪,或是张开大口,或甩动钢筋铁骨一般的长尾,将一名名的武者打得筋断骨折,哀嚎连连,更是又吞了几人入口。

    “国之动乱,必生妖孽啊!”

    裴远泥丸宫洞开,神意透出。

    “不过,这种小山头上,突然跑出来这么一头有几分妖冶的老虎,事情总觉得没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在裴远神意观测之中,那凶虎身周缭绕的薄雾突然扭曲起来,化成一张张狰狞模糊的人脸,各个七窍流血,哀嚎不止。

    “这是为虎作伥,伥鬼?!”

    裴远有些拿捏不定。

    但那凶虎或许灵智不高,感觉却极为敏锐,被裴远这一探查,立即虎目圆睁,凶光大盛,扭头朝着裴远望了过来,一股凶悍暴虐的气息隔着数十丈远都让人感觉不适。

    凶虎做出扑杀的姿势,同时它身周那一张张恐怖人脸嵌合在一起,化成一张不知多少眼睛,鼻子,嘴巴……让人一看就要做噩梦的巨大脸庞,朝着裴远发出无声嘶吼。

    便在那凶虎要冲出人群,向着裴远扑来时,丛林密集之中,忽有一道尖锐的呼哨声响起。

    仿佛是一道信号般,凶虎不甘的咆哮一声,扭身继续与陆红蝶等人厮杀。

    唳!

    同时,一道穿透金石的高亢嘶鸣响彻长空,云天之上,一对漆黑羽翼张开,如同烫金般冰冷无情的眸子俯视大地。